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小晶故事汇之小晶被调教】【作者:dhan5200(董寒) 】
【小晶故事汇之小晶被调教】【作者:dhan5200(董寒) 】
字数:9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小晶故事汇》之小晶被调教

  卧室内,我和晶躺在床上,晶身上穿着我前些日子给她买的情趣内衣,脚上还踩着我最喜欢的高跟鱼嘴鞋。

  嘟嘟着小嘴的晶躺在我的臂弯中,眼里有些伤悲,喃喃的道「臭寒寒,你是不是不爱我啦?」

  「晶宝,为什么这样说呢?」

  晶小手在我渐渐变粗的腹部画着小圈圈。

  眼中的伤感愈加明显「以前,我不碰你,你那里也会很快就变大,可是最近几次,我都得给你口半天,你下面才有些硬度,今天,我手口并用了快一个小时啦。它一点反应都没有啊。是不是你厌倦我啦?」

  说完这些,小晶从我臂弯中脱离,转身到一边。

  「晶宝,别傻啦,我爱你,从我们相爱的那一天起,我的心就一直在你身上,未曾改变过。」

  晶没有答话,鼻子中「咝咝咝」

  微微抽泣的声音。

  我轻轻的转过晶的身子,才发现眼泪已经顺着晶的眼角滴滴滑落。

  「宝贝,不要哭啦,对不起啊,可能最近工作上比较忙,晚上应酬有点多,身体上有些吃不消。」

  晶的头埋进我的胸口「你真的爱我,告诉我,我们在一起是哪年哪月哪日?」
  「唔。。。」

  我一下子呆住啦,这个还真有点忘啦。

  「2004年9月11号」

  晶的小手使劲的捶打着我的胸口。

  「宝贝,你记性真好。。。。」

  我脸有点红,不好意思的说。

  「臭寒寒,我们是不是七年之痒啦?」

  「啊!宝贝,你想多了。」

  「那你为什么对我没反应啦。连这双你最喜欢的高跟鞋,都无动於衷哦!」
  晶坐起身,举起美腿,放在我的胸上。

  鱼嘴鞋里五个脚趾被黑色丝袜包围,不过红色指甲油仍然显目,根根玉趾晶莹剔透。

  足弓有些弯起,纤细的小腿和健美的大腿被黑色包围,更加修长、神秘。
  晶的小手轻轻抚摸着脚面,还从左右摩擦着高跟鞋的两边,连晶莹玉趾也缓缓的用手掌搓弄着。

  手滑过细细的尖跟时,还在上下一点一点的套弄。

  泪眼朦胧般望着我,身体稍微后仰,另一只手从大腿内侧向上蹭弄,黑色丝袜下的白色小丁丁有点脱离了大本营,神秘洞穴忽隐忽现。

  我轻轻托起高跟美腿,晶躺到床上,一腿平伸,另一条美腿则被我推至半空。
  半跪着的我把15cm鞋跟一点点吸入口中,舌头微露在外,舔弄着鞋跟的两边。

  大手在鞋面上来回推画着,隔着丝袜揉捏晶的脚面。

  晶美腿缓缓的左右晃动,臀部有节奏的扭动,鼻子中发出轻微的喘息声,双手在自己的阴户处轻轻抚摩,胸部由於上肢的挤压,乳沟更加深长。

  几分钟的舔弄,尖尖的鞋跟焕然一新,而我的舌头没有停歇,从下侧慢慢向上继续出发,一路沿着外延舔到丝袜脚面,当看到红色玉趾从鞋头处向我招手时,我的口一张,带着脚趾和高跟一起吃入。

  双手握住小脚,一下一下的送入又慢慢的抽出,舌尖卷起,隔着丝袜啄吸着晶莹玉趾。

  「嘶啦。。。」

  我望向晶,发现晶裆部的丝袜已被撕开,小丁丁被拨弄到一边,纤细玉手从容的在肉缝里进出,潺潺溪水不断流出。

  「嗯。。。嗯。。。嗯」

  晶鼻音开始变大。

  「宝贝,我下面有反应啦。」

  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鸡巴竟有些擡头,忙喊着晶。

  小脸粉红的晶也看到了我下体的变化,欢欣的把双腿大大劈开「臭寒寒,快来,小妹妹都想死它啦。」

  我挺着半硬的鸡巴插了进去。

  「啊。。。。臭寒寒,好好干我,我叫。。。。床给你。。。听,啊。。。。嗯。。。。咦!臭寒寒,你鸡巴怎么小啦?」

  挠着头的我,无奈的从晶的小穴中拔出了疲软的鸡巴。

  一脸颓丧的坐到床上。

  「宝贝。。。。对不起。。起啊,又不好使啦。」

  红晕尚未褪去的脸上有些悲哀,晶还是紧紧的抱住了我「臭寒寒,没事的,真的,我没事啦。」

  「唉!二十下都不到,我是不是阳痿啊。晶宝,对不起啊!」

  「寒寒,不会的,无论你那里出什么问题,我都不会介意的。」

  晶紧紧的搂着我,我则双目无神的看向窗外。

  不知如何解决自身问题,我只能求助万能的论坛。

  一篇求助帖发了出去,还附带着小晶的一张翘臀照,不知是不是小晶的照片吸引到了大家的瞩目。

  很快就得到了坛友们的几十条回复。

  我筛选了其中一些有帮助的帖子,和这些坛友们开通了群聊。

  坛友zhuangguo123「老哥,你的女友翘臀很美,我有个方法,你可以尝试。百事可乐加正痛片,我没试过啊,就是听人说有催情的作用,你谨慎参考。」

  我回复「多谢留言,这个方法,我会试试的,如有效,万分感谢,即使无效,也谢谢兄弟的帮助。」

  坛友ylow143「这个方法有效倒是有效,就是后果有点。。。。。」
  我回复「兄弟尽管说来听听」

  「就是把牙膏涂到鸡巴上,可以帮助勃起,就是完事后,酸爽自知。」
  「哦,是嘛!我试试,多谢帮手。」

  坛友zlq「楼主,你是不是早泄啊,吃点伟哥吧。」

  我回复「伟哥。我不是早泄啊,以前也曾是一夜七次郎啊,就是最近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造成了不举。所以伟哥就不吃啦。不过还是感谢老兄的留言。」
  坛友liujingwei1990「要不你把女友给我吧,反正你也用不上,本人鸡巴绝对又大又粗,一定能让你女友爽歪歪。」

  我回复「滚。」

  坛友lant5「……」

  我回复「老哥,是有什么话要说吗?」

  「我也许能帮你。但是你还是先试试上面朋友的方法吧,不行,再来找我。」
  按照上面几位坛友的建议,我尝试了其中两种。

  喝下掺有正痛片的可乐,结果除了心脏跳的比平常快了许多,身体一点感觉都没有。

  方法一,失败。

  给鸡巴涂了整整一层的牙膏,鸡巴真的硬啦,与小晶完成了一次正常的性爱,可是,可是结束后,一点点的碰触都会让鸡巴痛上半天,这种撕心的疼痛直到第三天才慢慢褪去。

  方法二,失败。

  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突然想起还有个坛友lant5,他好象还有方法能帮助我。

  一条留言通过网络发了过去。

  连续等了两天,他都没有回复我。

  就当我快遗忘了的时候,才看到论坛里出现了一条短消息「加我Q45357××××,单聊。」

  犹豫了几分钟后,我还是通过Q,加上了对方。

  片刻的等待后,一条「你好dhan5200」

  出现在对话框里。

  「你好lant5」

  我回复,心里却在嘀咕自己千万不要碰到骗子。

  半天的时间里,对方竟然没有任何的回复。

  「他怎么还没回复呐!」

  突然一个视频聊天的请求发了过来。

  我把视频头故意弄低了许多,只能看到我的下半张脸。

  才接通了视频聊天。

  对方的图像倒是非常正常,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坐在宽大的椅子上,国字脸,一副金丝眼镜戴在脸上,双目炯炯有神的註视着屏幕。

  对方先开口啦「咦,你那边视频头是不是有问题,我怎么只看到你的一张嘴啊?」

  「不好意思,视频头有点坏了,无法调节,只能这样啦。」

  对方微笑的看着我「嗯,这个很正常,一般人说起这个话题,都会有些不好意思的。没关系,先自我介绍下,我是lant5郎军,今年32岁。」

  他这一介绍自己,还让我有点摸不到头脑。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郎军点起一根香烟,叼在嘴边「这个是信任基础,让你我都不必过分紧张,轮到你啦。说说吧」

  身体往后,懒懒的靠在了椅背上。

  看到对方轻松的动作和表情,我也慢慢放松了警惕「我dhan5200寒,今年27岁。」

  郎君轻笑了下,把烟灰稍微弹了下「好,说回正事,你下面这段日子一直都没有反应吗?」

  我低头瞧了眼无精打采的鸡巴,在键盘敲了几个字「嗯,是的。」

  郎君头一仰,想来下「你女友有照片吗?发过来,我看下,正常照片就可以。」
  本来他让我发照片,我还有些犹豫,不过当他说是正常照片的时候。

  我立即从电脑中找了张晶的写真照片发了过去。

  郎君把脸贴近了屏幕,仔细的看了半天后「哎!你女友很漂亮啊,不过好象很幼齿啊。」

  我嘴角上扬「嗯,是的。她比我了10岁,今年才17岁,高一。」

  郎君把镜片稍微擦拭了下「你俩在一起多久啦?」

  「四年多啦。」

  「四年多,她13岁你就上手了,下手够早的啊。」

  郎军怀疑的看着屏幕。

  「啊,是的。」

  「你俩的做爱频率?」

  「头两个月,一天差不多一次。」

  「咦!这个次数好象有点多。时间呢?」

  「十分到一个小时不定。」

  「你自慰吗?」

  「一天一次。」

  郎军在我介绍了这些之后,暂时停止了说话,只是把眼镜拿在手在来回把玩。
  他不说话,我也不知道如何开口。

  只能仿徨不安的坐在那里。

  十几分钟后,郎君再次把眼镜戴到脸上「我觉得你这个问题,需要两个手段来治疗。一、药物治疗。男人的肾,它就是宝藏,如果你总是往外顺金,它也会慢慢变少,你从明天起,去药房买些枸杞子,再配上六味地黄丸。这两样能帮你固本培元,补充你身体失去的肾功能。二、刺激治疗」

  听到第一个治疗方法后,我的嘴角就有些下坠「这是什么办法?吃药,我自己还不知道吗?用他来教我。」

  郎军也从我的嘴部表情看出了我的怀疑。

  他爽朗的大笑了声「哈哈哈,寒老弟,你是不是觉的我是个骗子。」

  「没有,没有。」

  「其实第一个方法只能让你身体渐渐还原,时间慢,还需要配合锻炼。不过我刚才说的第二个方法才是最重要的。」

  「刺激治疗是什么意思?」

  我半信半疑的问「先不解释这个方法,我想问问你,你女友除了跟你发生关系,还跟没跟其他男人有过关系。」

  郎军这个问题让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这个。。。。这个有过。」

  「你亲眼看过吗?」

  郎军步步紧逼「额。。。看过」

  「当时,你什么想法。」

  「我。。。我一开始恨不得马上沖过去,杀了这一对狗男女。」

  「可是你没有动手,对不,而且你还爱上了这种女友被人奸淫的感觉,对吗?」
  「我我。。。。我不知如何说,一开始我真的气疯啦,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内心的极大满足,看着本属於我一人的女友,被他人的大鸡巴一点点插入小穴,我的腹部仿佛有团火焰在燃烧,听到女友淫荡的娇喘声,我更是难以自已。大脑虽然混乱,可是人却极度兴奋」

  「当你看到女友被人操的死去活来,叫床声一波又一波传来。你鸡巴是不是就像现在这样,慢慢充血,一点点勃起。」

  经他提醒,我才发现自己的鸡巴还真的有些变化。

  「你这个方法,好象真的好使啊。」

  郎军喝了口茶「这个,只是口头的调教,你要想短时间的重振雄风,就必须一切都听我的。我保证一个月后,你就会找回男人的自信。」

  「真的吗?谢谢郎哥啊。」

  「嗯,不过,你必须按照我说的做。一,把你的具体地址发给我,我会给你邮递点东西。二,把你女友的Q给我。」

  出於相信,我都一一照做啦。

  「好啦,今天就到这里。等快递到你手上,你再联系我,对啦,从今天起,不准自慰,记住没?」

  我答应了。

  从那起一周内,我真的没有一次自慰过,小晶也偶尔来我这里过夜,但是总是拿着手机聊天,还经常发出悦耳的笑声。

  几次,我想看看她的聊天内容,她都找个借口躲过去啦。

  一周后,一个黑色的快递来到了我的手上。

  我打开Q「在吗,郎哥」

  片刻后,郎哥回复「在。」

  我发了视频过去后,那边竟然拒绝了邀请。

  「郎哥,你不方便啊。」

  又是一小会后,郎哥才打来几个字「嗯,正和人聊电话呢。你猜是谁?」
  「我怎么会知道啊?」

  「你女友,晶。」

  「什么?」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聊天窗口。

  「晶这个点应该在上课啊。」

  我打过去几个字。

  郎哥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反而提出了问题「我给你的快递,你收到了没?」
  「收到了,还没有打开。」

  「打开它。」

  快递被打开啦,里面是一个铁质类似小鸟笼一样的东西,还有个锁头。
  「郎哥,我打开了,那个是做什么用的?」

  「嘿嘿,这个是用来锁住你下面的。」

  「什么,为什么要锁住?」

  我显的有些激动。

  「一、为了防止你自慰。二、为了更加刺激你的身体,你可以选择不带。咱们的治疗即刻结束。」

  看着这个鸟笼一样的东西,我犹豫起来「锁上了,万一打不开怎么办?」
  这时候,郎哥发过来了一个图片。

  我接受后,打开一看,竟然是郎哥的身份证复印件和户口本信息。

  接着,郎哥又打来字。

  「我知道你有些犹豫,担心很多。不过你可以放心的是,这一切都是为了治疗你的病。你自己考虑考虑吧。」

  拿着这个东西,我思前想后。

  在考虑了半天之后,我还是照着说明,用铁质的鸟笼套好了下体,在锁头上锁那一瞬间,自己的内心好像也被打上了耻辱的钉子。

  「郎哥,我已经按你的说的,做啦。」

  「哦,拍张照,发过来,我看下。」

  我传了一张鸡巴鸟笼照发了过去。

  片刻后郎哥回复「很好,治疗正式开始,先给你看张照片。」

  一张图片出现在对话框里,一个湿漉漉的阴户赫然出现在眼前,只是光线不好的角度,照的有些模糊。

  「知道这是谁的骚逼吗?」

  郎哥问,还配着大笑的表情。

  「不知道,不会是小晶的吧?」

  我怀疑的问。

  「就在刚刚,我们聊天的时候,小晶传过来的」

  连续三个笑的表情包。

  看着眼前这张照片,配合笑的表情,我仿佛看到屏幕那边——-郎哥正在对我嘲笑,而小晶还和他浓浓私语,打情骂俏。

  「这一周,到底郎哥和小晶聊了什么。小晶为什么会发了一张如此隐私的照片」

  我心中的欲望有点冒头,刚把手伸到下体,可是冰冷的感觉一下子传了上来。
  唉!下面已经被锁上了,我已经被隔离在外啦。

  「是不是又想自慰啦?」

  「你。。。你怎么知道?」

  「像你一样的人,我碰过很多,记住,我是在给你治疗。你要是想早点好,就尽量少问,配合我就行啦,接下来的一个月内,对小晶的一切举动,你不许过问,该让你知道的,我会通过Q传给你,你现在是不是很想知道,我和小晶这一周都聊过什么?」

  「你。。。是的,我想知道。」

  「好的,一会等我和你女友聊完电话,就给你发过去这一周的内容。」
  郎哥下线了。

  我看着下体的鸟笼,产生了怀疑「图片上的小穴真的是小晶的吗?小晶现在真的在和郎哥通电话吗?」

  我拨通了小晶的电话,电话中却传来,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一个小时后,一个文档传了过来。

  里面是Q聊天记录

  郎「你好」

  晶回了个笑脸

  郎「你的照片好漂亮」

  晶「你是谁?怎么会有我的照片。」

  郎「我是寒的朋友。」

  晶「哦,这个臭寒寒,到处发我的照片。」

  郎「漂亮的女友,男人当然要处处宣扬了。」

  晶「是吗?谢谢夸奖」。。。。。。

  第一天的对话都是郎军在夸小晶。

  小晶大部分回的是表情。

  我快速的往下翻动着文档。

  第二天的内容也基本类似,只不过小晶在回复表情的基础上也和郎军有了些对话,不过看来看去,都是普通的回答,没什么其他。

  第四天对话有些变味。

  晶「大坏蛋,你昨晚怎么发了那么一张恶心的图片啊。」

  郎「恶心吗?不就是一个男人的鸡巴嘛。你没见过?」

  晶「讨厌,下次不准发啦,要不人家不理你啦。」

  郎「那是艺术,是人生存在的意义,大卫的雕像看过没有,都保留有男人的阳物,这个世界,是由男人和女人的性爱,才会一代代繁衍,人类才能不断的延续。」

  晶「真的吗?」

  郎「世界上美丽的事物,都有老去的那一刻,就像女人的美,只有年轻时,才会有所体现,等年老体衰的时候,又有几人关註. 」

  晶发出了几个问号

  郎「不信,我发给你几张女人年轻时和老去后裸体对比图,你看下」

  晶「这个,真的是啊,老去的身体确实跟年轻的身体相去甚远。」

  接下去郎和晶又聊了许久同样的话题。

  我再次的向下翻动文档。

                第五天

  晶「别发视频,寒正在一边睡着呢。」

  郎「咦!不对啊,现在的你应该和寒一样,大汗淋漓,疲倦不堪,为什么你还如此的清醒。」

  晶「说什么呢?我都不懂。」

  郎「一个坏笑的表情。我的意思是你应该刚和他做完爱啊。」

  晶「一把刀的表情。才没有呐。」

  郎「出什么问题了吗?像你这么美丽的女孩,要是在我旁边,嘿嘿嘿」
  晶「在你旁边会怎样?????」

  郎「一宿都不让你休息,干的你第二天起不来床。」

  晶「吹牛吧你。我才不信。」

  郎「那你接下视频,我给你证明下。」

  晶「不好吧,我怕寒突然醒啦。」

  郎「那你去卫生间。」

  晶「嗯……这个,你等下」。

  ……

  晶「哇,你的那里真的好大,那天你给我传的图片就是你自己啊。」

  郎「现在相信了吧,你要是我女友的话,我一定狠狠操你,天天干你。」
  晶「你不要说的那么粗鲁。」

  郎「现在嫌我粗鲁啦,视频时,你不还摸着小奶子,使劲的抠下面了吗?」
  晶「不听,不听,人家下面又让你说的有些湿了,坏蛋。」

  郎「嘿嘿,以后就叫我郎君吧,我比你男友更像男人吧」

  晶「。。。。。郎君,晚安」

  郎「晚安,小晶晶。」

  第六天的内容郎军和小晶的互动更加积极小晶真的一口一个郎君,而郎军也怂恿着小晶不断发送淫荡的图片。

  这些图片都没有在文档里出现,但我却仿佛看到晶一会把手机放到下体,一会又放到胸部,一会从上往下拍,一会又从下往上,这些动作在我的大脑不断的闪现,屈辱而又有些兴奋,通通涌上我的心头,好想摸下自己的鸡巴啊,可鸟笼又一次拒绝了我。

  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晶偶尔来我这里过夜,但是,却从不肯让我碰她的身体,亲吻也只是象征性的点到为止。

  服用了一个月的药的身体,确实得到了不少的变化,感觉有股力量一直在腹部盘旋,好几次都想把小晶压在身下,或是用手好好解决一下,可是,牢笼一般的铁器不断的抗拒着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的下体就剩下了一个功能,排尿,其他都不能实现。

  郎哥也不断的给我发来和小晶的聊天记录。

  里面淫荡的对话让我如火烧身,却又一筹莫展。

  终於一个月的时间到了,郎哥发来一段留言「我将於明天到你所在的地方出差,正好来完成这最后的治疗过程。」

  第二天,我接到了一个本地的座机电话,才发现郎哥已经入住了我所在城市的一家四星级酒店。

  我如约来到了酒店茶座,一个男人已经等在那里。

  和视频里的郎哥基本一致。

  一番简单的寒暄后,郎哥告诉我,接下来这个步骤非常关键,但你必须完完全全听我的指挥,否则前功尽弃。

  我答应了。

  郎哥带我到了他的房间,打开了一个衣柜。

  我躲了进去。

  半个小时后,敲门声响起。

  一个女人的声音「郎君,你真的来啦。」

  这个声音好熟悉,好象是小晶,我想看看,却发现柜子被上了锁。

  「嘿嘿嘿,小晶晶,你本人比视频里漂亮许多啊,我好性福」

  「你也很帅气啊」

  「来,让我看看,小晶晶是不是按我说的,里面什么都没穿,光光的啊。」
  「坏郎君,就让我穿个衬衫和小短裙,吓的人家一边走,一边还得捂着上身和下体,生怕自己走光。」

  「怕什么,你不最喜欢别人看你的裸体吗?上周晚上,让你光身子在小区里尿尿,你不也照做了吗?」

  我躲在柜子里,冷汗都吓了出来。

  小晶竟然大半夜,光着身子在小区尿尿,我的天。

  「坏人,都吓死我啦,差点被一个晚上下夜班的男人看到。」

  「嘻嘻,还没说两句,你看你下面又流水啦。」

  「你,不要舔。。。舔我下面啊。。。。我还没洗呢!嗯」

  耳朵里传来「咻咻」

  的舔弄声,伴随着晶轻微的鼻息声。

  「郎……郎君,你轻点……轻点好吗……别……停啊……你干嘛啊……对……接着舔……你怎么还用手抠……抠我的小逼啊……」

  郎哥始终没有答话,只有小晶一个人的声音。

  半晌后,小晶终於「奥」的一声,停止了所有的呻吟。

  「小晶晶,你喷了我一脸,唔!味道不错,今天是不是喝了牛奶啊。」
  「嗯,坏人,你不是说我的奶子小,让我多补补牛奶,以型补型吗?」
  「听话就对啦,来,给郎君吃下鸡巴,一会好用它来填满你空虚的骚逼。」
  「郎……郎君,你别都插……都插进来啊,太大……太粗……了。唔……唔」
  小晶的话被什么打断了,只剩下口腔发出的呜呜声。

  这一吃,足足吃了半个小时,我待在漆黑的柜子中,只能狠狠的握着冰冷的鸟笼。

  「小晶晶,把腿抱住,对,屁股再往上点,垫个枕头。」

  「干嘛在我屁股下垫个枕头啊」

  「嘿嘿,一会等我射在你逼里的时候,精子就会淌进子宫,然后给我生个胖胖的小子。」

  「坏人,我才不要给你生孩。。。啊!。。。」

  晶的话再次被打断。

  郎哥开始了活塞运动,小晶一开始,还只是小声呻吟,随着床晃动的声音越来越大,晶的呻吟愈加高昂。

  「啊。啊,你的鸡巴在里面,动的好快,啊。嗯,不要那么快,慢。。点。。我。。。你别一点不动啊。。啊!这一下好深,都。。。插到我。。。我最里面啦」

  「这就是九浅一深,爽不?」

  郎哥坏坏的淫笑着。

  「爽。。。我刚才好像。。。要摸到了太阳。」

  郎哥没有说话,只是鼻息渐渐加重,床铺又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响。

  「啊。。。你操就操呗!别舔我的耳朵啊。。。。痒。。。。好痒啊。。。。大鸡巴郎君,快,快操我。。。我要你的。。。大鸡巴。。。受不了啊,我全身痒死啦,我要。。。快给我。。。哎呦。。。。」

  郎哥身体真好,这一次的性爱,竟然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我困在柜子中,听着小晶的叫床声,时而轻柔,时而猛烈。

  我的身心感到巨大的耻辱,可是却又无计可施。

  下腹处不断传来胀痛的感觉。

  终於床铺停止了晃动。

  晶近乎嘶哑的声音「郎,你好厉害,我要。。。。被你干死啦。」

  郎哥发出了开心的笑声。

  「咦!你不是刚射完吗,干嘛,抱我下床做什么啊」

  柜门突然被恨恨的撞了一下,我吓得往后缩了缩身子

  「郎,你怎么又大啦」

  小晶的声音就在耳边。

  「你这样一个小骚逼,我怎么能就玩一次就结束了呢?把一条腿竖起」
  「你。。怎么又。。。进来啦,啊!啊!」

  晶的呻吟清晰可见「嘿嘿,这个姿势。。。你老公弄过没?」

  「啊。。。没有。。。」

  「为什么?」

  「他鸡巴。。。没那么长。。。啊!」

  「嘿嘿。。。告诉你,你老公现在就在柜子后。」

  「什么。。。。啊。。。你骗我」

  「告诉你老公,我现在如何操你呐!」

  「我不信,我不说。。。啊。。。别拔出去啊!。。。好,我说」

  「臭寒寒,郎君他现在。。。正抱着我,舌头伸进我的嘴里,和我的香舌缠绕在一起,下面还插着我的小穴哦。」

  「什么插你的小穴呐」

  「啊。。。鸡巴。。。插」

  「大不大。。。。粗不粗。。」

  柜门连续晃动了的几下

  「又大又粗的鸡巴。。。」

  「啪……啪……啪」的声音就在我耳边响起,小晶娇喘籲籲,动情的呻吟着,郎哥鼻息则呼呼带喘。

  我隔着一门,脑袋里嗡嗡作响。胸口如同塞满了一个大石。

  又过去了很久,在我都快晕厥的时候,柜门突然被打开啦,小晶和郎哥站在柜门外,衣裳完整,对我露出笑容,小晶拿一个小钥匙为我解开了牢笼,困了一个月的鸡巴一下子沖天而起。

  郎哥看了我下面一眼,走出房间,临走时,说「好啦,治疗结束。再见啦,这个房间我交了两天的费,祝你们性福。」

  我一下子把小晶扑倒在床上,一个月的压抑在一霎那释放,房间里无限春光。
  激情过后,我抱着小晶「晶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刚才明明听到你和他。。。。」

  晶幸福的搂着我「刚才你是不是听到我俩做爱的声音啦。那都是假的,还有你看到我和他的Q对话,那都是假的」

  「什么?」

  我瞪大了双眼。

  「郎哥,他在一开始,就告诉了我你的病情,然后,让我配合他,来演这一出,好治疗你的病。」

  听到这些,困惑了我一个月的耻辱一扫而光,我又一次把小晶压在身下,再次踏上征途。

  一切结束后,我试着再联系郎军,可是他的Q再也没上过线。

  一个月后,当我打开一个叫(调教别人女友)的帖子时,虽然照片里的头像被打了马赛克,可我却感觉照片里的女孩很像小晶,有的照片是局部写真,还有一张夜晚尿尿的自拍照,最后一张是在一个大床上,打了马赛克的男人正把鸡巴抽出女孩的淫穴,淫穴上还有白花花的精液。

  小晶不说一切都是假的吗?可是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