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女警半朵淫花】(35)【作者:拾贝钓叟】
【女警半朵淫花】(35)【作者:拾贝钓叟】
字数:904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35〉

  人生总是经过得太快,领悟得太晚。

  我当前最重要的是,体验妓女生活,完成论文,拿到学历。即使淫照案被议处不能破格晋升,也能稳住官位不被降级回任警员。

  在自请处分未核定,破格升迁没下文的这节骨眼儿,我官拜见习督察,如果还去做妓女,这是有风险的。如果我被投诉,就会被革职。婺源、南丫岛、坑道小窝,三个家庭的生活开销,很可怕。

  为了没有后顾之忧,我想到志杰督察,听我说要把妈妈託付给他照顾,他很反对。於是我偷拍妈妈洗澡,她的身材和自慰的哀怨表情,让志杰心动了。
  我再利用他心地善良的弱点,给他一个救世主的任务,他终於同意配合我的安排。

  男人可以明着讨论,女的可不行,所以我除了要搞定玛丽亚。更得安排给妈妈一个假象〈其实是女儿设计的、并非我主动愿意如此…〉

  於是,志杰督察,推荐我免费参加,模范警察赴琉球的考察活动,实则是慰劳性质的四天三夜邮轮之旅。我再自费,帮谷枫,也帮妈妈报名。

  帮妈妈作嫁,还带着谷枫?最主要的是让妈妈无法和我同房。二来,是弥补对谷枫的亏欠。

  行程敲定后,我以介绍男朋友之名,先让妈妈和志杰督察吃了几次饭。我还被妈妈骂:「你这小妮子,不学好为了升迁,还要老娘贴笑脸,当伴游拉关系喔!」
  「妈!是你漂亮,我长官才看上你,你落得有高阶警官陪着玩,咱一举三得也!」

  於是邮轮之旅,高高兴兴的出发了。

          第十六章〈心凉荷叶飞暮色码头〉

  邮轮旅行盛行多年,有什么好处?就是时间很多。对情侣言,可享受真正的悠闲与放松。

  跟塔飞机一样,通关跟安检后,就完全自由。一进舱房大家都忍不住尖叫,好宽敞的空间,窗帘一打开就可以看见大海,我们的舱等叫做海景阳台舱,有一个私人的小阳台。

  整艘船大约近千间的房间,但这款房型不多,价格不斐。志杰有二栋房在收租金算有钱,他加价升级订了毗连二间海景阳台舱。

  志杰帮妈妈在梳妆台插了一盆玫瑰花。沙发桌几上,每天都有最新鲜的迎宾水果。妈妈说很像在住五星级饭店,她超开心的。

  第一晚,志杰督察去找同事窝,让妈妈自己睡。妈妈说浴室竟然有按摩浴缸,她很不客气的泡了一整晚,好舒服啊!

  第二天!

  邮轮航行在海上的时间挺长的,无聊,正适合让妈妈和志杰督察。我和谷枫刻意搞失踪,妈妈无奈的和志杰督察在一起,船上购物商店、游乐设施琳琅满目,够他们逛,彼此也更熟了。

  晚餐,酒过三巡,酒酣耳热后,这志杰督察手里拿一瓶约翰走路,说要带妈妈出去吹风?

  身处汪洋大海中,夜里在四周漆黑的海上,只有头顶上银色月光洒下,这样的经验挺特别,孤寂的女人失守很快。

  果然,夜深了,妈妈也醉了,被志杰督察扶进妈妈的舱房。我和谷枫会心一笑。

  他们一夜无话,我和谷枫可有事。

  话说白天我和谷枫刻意回避时,去逛了船上的精品柜。谷枫指着一只外包装盒沉稳的消光黑,是一款欧洲品牌的黑松香水。

  他说:「那盒子很漂亮!」专柜小姐马上给我试闻,闻来有一种霸道而稳重的气息。很好闻,但那实在太霸气。

  「枫,这不适合我啦!」

  「适合你上班,霸气领导男人。」冲着他这话,我买下了。我买它的总裁霸气!我发誓十年当上警司,这香水即然适合我,就先买备着吧!

  最后我还带走一瓶〈生命之树〉,前调是很清爽的,会让人感到精神的,中味带有一点点甜,后味是我曾在老阿伯身上闻到过的,淡淡的草药香味。很喜欢!
  人,总会因为某个味道而想起那个人,或者某一段难忘的时光。处理这些琐事,好久没去採石山,不知老阿伯把地窖的小窝整理好了没?

  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等安顿好妈妈之后,我就会去做妓女;接着淡化谷枫,然后窝在老阿伯身边,我决定要脚踏三条船。

  这一夜,我换上高级睡衣,抹上〈生命之树〉。

  在宗教里,生命之树用来描述通往上帝的路径,以及上帝从无中创造世界的方式。在伊甸,各样的树从泥土里长起来,就如各种人,即能悦人眼目,更有善恶之别。

  在我,生命之树用来表示,今后生活领域的潜在性,特别是我内心的情欲世界,面临蜕变即将昇华到更高境界。

  而谷枫,仍陷在他的想望世界里,我认为他是逆转,能量进程在倒退。我不想再拉拔他,除非他能有所体悟,才能阻止我渐渐离去。

  谷枫从小叔那儿学来的,抓肉棒在小屄外摩擦、拍打…顶开,再挺进来。
  「啊…嗯…」进来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轻吟,但我感觉进来的,只是一个男人,比人妖还不如的人。

  东方女性的温柔,是不该有这样的想法的。

  谷枫愈来愈会做爱,该是从彩虹桥那些女人身上学来的。

  於是我幻想,进来的,是另一个慕恋的男人,女性的矜持,是不该有这样的想法的。但我在愈来愈多个夜晚,这样想起老阿伯了,怎办?

  谷枫会做爱,让我有些晕。

  但…只有我知道,这只是舒服的味道,没有幸福的感觉。若说要追求味道,我想要的,却是另一种老人没洗澡的味道。

  谷枫常说:「我要用最近学的技巧,会让你很舒服的。」说完逐渐加快了抽送的频率,痠痠胀胀的。

  谷枫忙了一阵子后,速度缓了下来,在观察我的反应。

  问我,是有种说不出的快感。但我却皱起眉头,其实我还真不习惯他。我不知道如何表达这种莫名感。

  接着他退出我的身体,将肉棒拉到我面前。问我:「这傢伙表现如何?」我一口含住,吸吮、挑逗,舌尖在他敏感的下缘勾勒。

  他晶亮的肉棒上融合了我们的味道,我闻到自己淫靡的气味和他的欲望,套弄着的那一手沾满了润滑。

  他低头看着我,我半瞇着眼,用情色的表情回话:「我觉得你愈来愈好色。」
  「嗯…我们兄弟,都愈来愈爱你了…」他用再度进入在宣示共妻之乐。我也是,用更湿润俺饰装傻,迎接他冲刺。

  二兄弟共妻之后,他变的自恋、爱秀,让我躺着,两颗枕头将我的上身垫高,这样的角度,我能很清楚的看见他在我身体里进出的样子。

  「其实,我很爱你;更喜欢看你被肏的样子。这是性癖,与爱不爱没关系。」
  「喔!」我没有惊讶,一直知道。

  「老实说,你在香港…不论淫照或视频,浩文都有传给我。」这我也没惊讶,二兄弟在肏我时,早听他们说过了。

  我问:「他什么时候开始传给你?不对。我是想问,枫。你什么开始改变观念的?」

  「从你在男厕当妓那一次开始。倪虹!我不是不开明,是为了你的仕途设想。於是我从隐忍中,慢慢滋生这种性癖。」

  我仍然没有惊讶,只是等听他亲口对我说。这一等,我等了好几年;也装疯卖傻演了好几年。

  我说:「老公,这些年让你憋闷,辛苦了。让我来补偿一下!」说完我转身低下头,伸出粉嫩的舌头,慢慢舔他…

  「老公喜欢吗?」我在演淫荡,一脸笑。

  「喜欢!只是我更喜欢看你被肏的样子。」

  「哦!」心里也在笑,按下Delete键,END了浩文后,老阿伯很尊重我的选择。我的生命之树,即将重新开花,我开心,像是要飞了!

  没了浩文当眼线,谷枫对我在香港的一切,就一无所知。我在地下坑道筑窝,他还蒙在鼓里。这会儿像小孩在吵嚷,想看我被男人肏.

  「喔,想看,没问题的啦!」拿手铐把他左手铐在床头,脱光他衣服,再拿行李箱的束带将他二脚绑在床尾。

  看我脱下睡衣后全身赤裸,谷枫一脸笑,以为我真要补偿,福利来了。
  他挣扎没用,只能看着我开始穿外出服,我要让完全拥有的裸体,在他眼前一处处的失去。

  「枫。跟你说喔!在卧虹居,你让小叔肏我,我都装不知道,其实我被肏的很爽…」我穿上短裙,又把内裤脱掉,拿去套在他脖子上。

  对谷枫说:「我装傻、装淫毒发作…都是顾你面子。你都没发现?」

  他摇头。我又说:「今天,跨离国界,你挑明的想看,我也想要。属於你的一切,将在你眼前一处处的失去。」

  拿他手机,打开了视讯,连线接收我的智慧型眼镜。

  「绑你不是惩罚,待会让你看个够。让你右手自由,是怕你受不了,可以撸管。」

  戴上智慧型眼镜,出船舱门,边往大厅走,边测拭影像与声音。

  「谷枫,平常你不是很想看我勾引男人?那你可要看清楚唷!喂…喂…讯号清楚吗?」

  「声音很清楚,但你走慢一点,画面才不会晃。」

  「你手在做什么?」我的智慧型眼镜,有一个小显示幕,透过视讯,可以看到床上的谷枫,他只有右手,忽而调手机,忽而帮自己挪个舒适姿势。

  「没啦!硬,摸一下。」

  走进邮轮酒吧,在吧台,一个黑人看我在独自喝酒,靠过来,身高约一M八、九之间,皮肤黑的发亮,身体结实。黑,给人的感觉就是壮,像一只黑熊。
  他用英语向我搭讪:「小姐!你的皮肤很好啊!平常怎么保养的呢?」
  「我?天生的美呀!」

  「跟我上过床的东方女人,几十个,就没有像你这样身材好、皮肤也好的!
  看了就想搞一回啊!「

  「喔!」我刻意的保持冷静与压抑。但我心里在笑,「我今晚的猎物,就是你了,大熊!」

  二人聊了一会,这只黑熊,把毛茸茸的手搭在我肩上。知道戏要上演了,我把智慧型眼镜拿下来,放在吧台,让谷枫可以看见黑熊在调戏我。

  我对谷枫眨眼打PASS,示意问OK吗?你能接受自己老婆被肏吗?
  谷枫在我耳机里,说:「镜头再后退一些。」

  我被谷枫看到了,问:「他的手伸进你肩胛,在摸什么?」因为黑熊眼尖,一眼就猜我没戴胸罩。

  我对着镜头笑。故意站起来拉短裙,往前弯腰,挺起乳胸让谷枫看。谷枫两眼瞪着看我,说:「看到了,你没戴乳罩,两点激凸明显,肯定是被那黑鬼摸乳头,才激凸的…」

  这时,黑熊的手顺着我肩,慢慢往上摸到我脖颈,再到耳垂。还侧头迳往我乳沟看,用英语真夸我漂亮,说不穿乳罩就这么挺。

  我笑,故意伸手托托自己胸部,用英语回:「不只挺,乳头还粉红色的。」
  谷枫在耳机里搭腔:「倪虹,黑鬼想看你乳头,给他看一下…」我摇头。枫求说:「给看一眼啦,让我过瘾…」。

  我用广东话对着,头都要靠在我肩胛上的黑熊说:「喜欢?让你看一眼欧…」
  黑熊听不懂,以为我生气,还频频说Sorry!Sorry!直到我伸手解开上衣一个钮釦,拉上衣一边,慢慢露出一边乳房,直到乳头也露出。

  黑熊笑了,伸手比了个讚!

  我对谷枫眨眼打PASS,示意问这样OK吗?他手里的肉棒硬的很,对着我直笑说:「还有吗?」

  想到谷枫很爱看黑男操白女的A片,有时也会问我想不想让老黑给肏一肏?
  於是用广东话问他:

  「谷枫!这只熊,喜欢吗?」黑人,用英语问:「你在讲什么?」这才知道他听不懂广东话,只会讲英语。

  嘻嘻,正中下怀。用英语回他:「我戴耳机,在学广东语…请别介意。」
  谷枫笑了,我们用广东语对话,说:「你今天这尺度,比我想像的还大很多。」
  反证黑人也听不懂,我直接说:「要给肏,就玩大一点…」

  我拿起酒杯,啜饮一口,身体愈来愈热。故意拉拉上衣,搧凉。被黑熊看出来了,说:「咱去看海。」

  拿起智慧型眼镜,端酒杯喝了一小口酒,黑人拉着我的手,二人塔电梯上到邮轮甲板吹海风。

  我选一个有灯光的休闲躺椅,方便谷枫可以看清楚,让他看自己的女人被…
  ☆★,看自己的女人在眼前,一点一点的失去。

  仍然把智慧眼镜放在一旁的小桌上,透过视频传送,让谷枫看到一只黑熊在帮我按摩。

  黑熊看四下无人,动作很大胆。殊不知谷枫透过视讯,在看黑熊,慢慢把他的女人解开衣服扣子。

  而他,被绑在床上,无能为力,硬了,只能撸管。

  为了让谷枫就近看直播,我又把眼镜戴上,用广东语问:「第一次亲眼目睹,刺激后?」他点头。二眼瞪大大的看我,上衣被脱了下来,果然没有乳罩。
  他心爱的两个奶子,在老黑的手下不断地变形。

  「谷枫!老黑下手有点重。你心疼吗?」

  「会痛吗?看你表情快乐多於痛吧?」这话,让我心凉了一截,谷枫你在我心里的份量,已轻如鸿毛了。

  而他,看老黑撩拨我白皙的胴体,又吃我的水滴奶。谷枫的表情很兴奋,屌很硬很暴躁。

  在陌生国度不会有熟人。报复心态,我下面就越来越湿了。

  听说日本,最盛产的就是淫妻?铁定好玩。我承认,在老黑的刺激下,加上到时下这些智慧装置,给我带来很多方便。

  不只可以对话,用现场直播,就能递送谷枫一顶大绿帽,讚!

  黑熊毛茸茸的手,彻底把我的欲火点燃了。让他顺肩膀往下到了腰部,厚实的手掌上有着厚厚的茧,感觉好特别!

  用英文叫黑熊把手借我看,拉过黑熊的手,近拍那厚厚的茧,给谷枫看。
  谷枫,看得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用广东话问我:「那茧确实特别,感受如何?」

  我回:「猩猩的触感,有意不想到的刺激?特殊的尖锐,心里有被贱踏的感觉。」

  黑熊用英语问我:「这句广东话什意思?」我也用英语回:「舒服,用家乡方言表达舒服。」

  黑熊说:「good!那…请你说大声一点。」

  黑熊主动解开皮带,拉我的小手,伸进他裤子里,摸那粗大的阳物。

  「哇!」惊。探头往裤子里看,黑人的鸡巴确实不一样,不只黑噜噜还真大,一定超过20厘米,又粗。

  伸手抓起来,套弄几下。用英语对黑熊说:「你老二还蛮大的嘛!」

  黑熊问我,什么是老二?我回:「称老二,就是我第二个男人。」他误会我没有性经验,他可以当我第二个男人。

  谷枫在催,问:「看你摸他大老二,摸的好兴奋。我看不到,真的比我还大?」
  我笑着用广东话说:「真的。你看。」帮黑熊把裤子拉下,手握着黑黝黝的阴茎,对比我的脸说:「看,比你粗长二倍。老公,你要看我让他肏吗?」
  谷枫笑说:「我被你绑着,屌不如人,你爱,就去用啊!」

  我说:「那…以后我,要跟了别人;即使不要你了…可别怨哦?」说着,还故意帮黑熊打了一下手枪,让它完全硬了起来。

  黑熊问我在讲什么,我比耳机,说在学广东话,问他要当大老二吗?

  他很高兴猛点头,伸手将也是毛茸茸手指,插进我的阴道内轻轻扣弄着。我被扣弄到全身痒丝丝的,淫水直流,濡湿了那椅垫。

  谷枫说我媚眼如丝,小嘴微启,不停发出嗯~嗯…之声。

  这只黑熊说什么会按摩,根本就是毛茸茸的动物,吃遍了我的全身,吻到小穴时,他说我下面,温温的、滑滑的,还有一股腥味。

  我受不了刺激,用广东话,开始浪哼了起来说:「枫,叫他别…别再吻直接开肏. 我。我要死了!」

  「大黑态,求求你…别再吻了,你吻得我心好痒啊!快肏进来吧!」

  黑熊听不懂,用英语说:「这也是家乡话吗?good!你叫大声一点。」
  谷枫慌张张眼瞪瞪的看,没回我话。

  我就不信有男人不心痛?女人想报复,心就更狠,握着黑噜噜的大鸡巴,直往自己的阴户里拉。

  「谷枫!睁大了眼睛看清楚,这就是你的宝贝老婆。嘻嘻!」

  黑熊看我小肉洞里淫水直流,一满脸得意的笑,说︰「大老二,来了!」说着,把我二腿折成M字型。

  我赶快把智慧眼镜看向自己的私处,让谷枫看着,人家用手指拨开他女人的两片阴唇,把比他大上一倍黑屌,对准目标。

  黑熊把屁股猛一沉…,我「啊~」了一声。

  感觉洞口先被撑破,往内里一路被撑开,直到整根尽没。

  用英语骂人:「哎呀!你那里好大!好粗!很痛啊!」

  黑熊说:「我习惯这样,你稍微忍一忍,等一下就会让你舒服的!」

  看着我被插进去,谷枫瞪着大眼,问:「老婆,感觉如何?到底了吗?」
  「嗯!没想像会这般大,你心爱的肉穴被撑爆了,现在穴里像被开苞,被撕开来般的火热。」

  黑熊还算体贴,先是用很慢速度在插,我让谷枫看特写,实在太大,每一下插入、都让我几乎要昏厥。

  谷枫说我一脸淫糜的花癡样,口水还爽到挂在嘴边。他一边看我被肏,一边自己撸管。

  看着黑人的肉棒,在湿的不像话的小穴里来回,制造出滋滋的声音,还有肉体撞击的啪搭啪搭声,和着邮轮破浪前行的声浪…

  满天星辰,好美!淫声、海浪,和奏一曲琴瑟和鸣。

  他肏屄的动作好大,让整艘邮轮都在晃。船在湛蓝的海水里破浪前进,黑熊也加快了速度,逼我轻喊…

  「噢…天那!真的好害羞,啊…你好强,不要这么急,会翻船的…」黑熊听不懂,也看不穿,我对谁投以无助的眼神?

  表像,是演给我家男人爽的。而内在的舒服,难以言喻,只要不会翻船,希望黑熊狠一点。

  看着谷枫盯着视频,血脉贲张。

  「嘻~嘻!谷枫,现场直播自己老婆被黑人肏,是不是比看视频更刺激多了呢?嘻…嘻…」

  从小萤幕看谷枫,他抓着鸡巴,忘我的在撸动着,它好渺小…像一根铁钉。
  看向自己的私处,黑态的肉棒,像铁杵捣着我的粉红色嫩穴,进出有风,散发着一股腥味和热气,震撼着我的心神。

  那肉棒下在甩荡的,是满褶皱的子孙袋,不难想像像它必有强大的生殖力。
  谷家一直希望我怀孕,谷家二兄弟,无能。爬过我身上的男人,也没留种。
  说不定谷枫今天会如愿得偿,黑色娃儿…我突然全身起鸡皮疙瘩。

  没几分钟,就高潮了!

  快感像海浪,一波波的拍来,黑黝黝的屌,激出白色的淫液,我在欲海载浮载沉。

  羞愧懊悔随着高潮烟消云散,欲念正在侵蚀我的心灵,长年受到男人物化的肉体终於觉醒,我不再为和陌生男人做,而有未知的恐惧。

  可这黑熊不识情趣,连姿势都没换,不停地干…巨大黑屌狂插,我感到强烈的压力和痛感。我更觉得,该给谷枫一些不一样的视觉享受。

  於是主动要求,换了一个由我主导的女上体位。那是会让黑屌相当深入我的,但是此刻我却如豺狼虎豹…完全不觉得屌大。

  小穴吃大屌,就如口交发出吸吮的声音,淫水顺着交合处流泄而出,沾湿了金色耻毛,知道谷枫在看,每一个动作都让我脸红。

  我摇着臀,黑熊也抬起下身顶着我,肉棒在我体内律动,它热的发烫…涨大,感觉把我的子宫撑裂爆开,顶进腹腔里去了。

  「喔…老公,人家不行,被干成破婊了啦!」

  「呵呵~你不是很爱送我绿帽吗?怎这样就不行了?」

  「嗯…他太大啊…你没看你的女人,阴道因为要送你绿帽而溃堤?乳头因兴奋而不听话,变得坚硬而现出潮红?」

  我不只要满足谷枫,更要应付黑熊,改口用英文淫叫:

  「你好大啊!…嗯…嗯嗯…真硬…你是我们东方人的最爱,快、再深一点…
  哦…「

  黑熊像是要炫耀似的,更用力,那黑屌的深入,真在的在我小腹上看到激凸。随着黑屌的快速进出,我不自主的发出类似哀嚎的浪叫,从没有被这般大的屌肏过。

  感觉整艘邮轮,撞进我的小港口了啊!

  黑熊炫耀过后,也有礼貌的回礼,开口讚美我的身材好小穴窄紧,我就回应他:「…好舒服哦…我高潮好几次…真的又要丢了…喔…喔喔…喔…我快没…力气了…啊…」

  谷枫在耳机里教训人:「不是香港人人可肏的女警花吗?怎才一个黑人就叫不行了呢?」

  「老公…倪虹坏,我错了!以后不敢偷人了。老公不要记恨,原谅我嘛!」
  黑熊根本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以为我用家乡话在叫床,他很爽更用力的肏我。
  「不…不要那么用力…又要去了…啊~快点…到了!去了!又去了!」
  看到我被黑人肏出高潮,谷枫乐死了。

  黑熊也用英语在喊:「good!你叫大声一点。」我喘嘘嘘,二腿用力挪移,让那屌,摩擦着不同的爽点…

  那种感觉,如同攀爬高山峻岭…

  那种感觉,如同整艘邮轮撞进我的小港口,一个不小心,就皮开肉绽!
  「我腿软了!休息一下好吗?」不管是黑熊,还是谷枫…肯定没有男人愿意因为我喊腿软,就会停下来的…

  我陷入昏厥,不知过了多久,天刚微亮,邮轮驶进琉球那霸港。汽笛响彻云霄,游客纷纷上到甲板拍日出。

  没人注意到在暗处的我,被一只黑熊从子夜肏到天亮。我趴在休闲躺椅上,他又想了,也不顾甲板上有人,拿来枕头垫着我下腰,再次从身后进入了我。
  这个体位超深的,非常舒服…但躺椅太软,我只能抓紧躺椅,感觉邮轮触礁,我痛苦的承受每一次的撞击。

  他没有主动告诉我要射了,但是随着抽插深度及频率,以及他的粗喘能判断,差不多了。

  「谷枫!他快射了。黑精也!怎办?」骗人的,我完全没在担心,是你想要的,我内心早有决定,要让这黑熊内射。

  我只想看谷枫,会不会有失去的痛?

  「谷枫,我今天是排卵期,说不定会怀下黑种?」

  谷枫一疲倦,床单很紊乱看来射了好几回。他没有回答,看来挣扎过,他很纠结,。用手握住自己的屌,那龟头在手掌中,无法窜逃,用暴红到发紫,拿绿妻的快感,来回答我的问题。

  这黑熊很猛,明明要射了,还能又撑了好几分钟才射精。这时间好长,长到够我想通了好多事情。

  包括,谷枫儒弱无能,不比浩文,要不要按下Delete键?不重要了。
  我的呼喊引来各国旅客的围观,各色人种,各种语言,我不在乎,日本是一个没有道德的疆域。

  终於,在最后一次顶到深处,我的手再也撑不进了,人一瘫软,躺椅承受不住二人的重量,应声断裂,我跌趴在甲板上…双腿颤抖着

  接受黑人往我体内深处注入精液!

  黑熊射精后,压在我身上大喘,我的心跳好快好快…

  没有感情,没有共享激情,没有爱,更没有余韵,我只想叫他快点给我滚。
  但我还在演,为了谷枫,我们谁也没有开口,直到喘息停止呼吸回复平稳。
  黑熊起身站起来,我还瘫软坐在地上,这谷枫还真废,竟然要我吃他的鸡巴。
  我好像脑残了!

  其实我挺讨厌黑人下边的体味,不知为什么特别听话,只想让谷枫高兴,真的帮他吹。

  谷枫问我:「好吃吗?」,我拿下眼镜,对着镜头微笑说:「好吃,当然好吃。枫。真的被别人肏,比较过瘾。今晚,我会再去找一个男人来肏,让你当龟公。」

  吃着吹着,黑熊很快又硬了,又想再干我。还用英语问周边的观众:「有人要来一下吗?」

  我用英语说:「不能白干,谁要?就得给我钱…」

  没有继续,因为智慧眼镜没电了。

  围观男人,看我被黑人肏到阴唇外翻,肉穴被挖出一个红红的大洞。

  大家摇头,坏了,没人想付钱捡破烂。

  临去,黑熊亲我,还故意把我舌头吸过去,好噁.

  赶快拿起酒杯,喝了一大口酒,漱口?麻痺自己?

  回到房间,我连洗澡都没力气,把手铐钥匙丢给他,就瘫在床上。

  谷枫问我怎拖延二小时,「你又去了那里?」他自己解铐后,直扑上来,一手抓奶,一手摸B,问我下边被黑熊的精液灌满没?

  我说:「视频断掉后,你老婆像母狗,随便任人配种,你的龟儿子会五颜六色。」

  他挺起硬了半天的鸡巴,一插到底。我再也忍不住了,大叫:「你用劲操,狠狠地肏吧!看你儿子会不会变成八色鸟。」

  谷枫一边干一边问:「刚才看你的淫荡样,你爽死了,对吧!」

  「看你老婆被肏到阴唇外翻…血红洞口大开…是你这龟公最爽吧?」

  「正合我意。明晚,我亲自去找那黑态过来,我让出房间,让他肏你一整夜。」
  谷枫这话,让我我感觉下边的小B一缩,但是肉穴洞开,我再也无力把小鸡巴箍紧了。

  谷枫抱紧我,千篇一律的的动作…我大声喊着:「谷枫,那大黑熊用黑鸡巴拼着命干我,说要让我让我怀孕。你要想好,怎对你妈解释,她孙子怎会五颜六色…」

  谷枫听我要怀黑种帮谷家传宗接代,果然很冲动,疯狂地肏. 看他很努力,我一脸笑,但已经无感。

  几分钟后,从他的表情…应该是要射了,还是淫叫几声来回应他的努力。
  果真…谷枫射完,瘫软在我身上,猛喘。我抱着他,想不让那小鸡巴滑出来,没用,肉穴松弛,鸡巴还是滑了出来。

  这种儒弱无能的傢伙,连按下Delete键都闲麻烦。

  乾脆就留着,当狗使唤。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