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脑奴情缘】(第5章)作者:jsparrow
【脑奴情缘】(第5章)作者:jsparrow
字数:5068


  宫人硕皱眉看着眼前被铐住的燕军,心理少见的传来一股烦躁。

  昨日,宫人硕一行人在岛上遇到了满身是血的燕军,出於对同班同学的关心,众人接纳了他并帮他止血治疗,哪知到治疗到一半,燕军突然暴起伤人,令小队里的两名成员受到轻伤。所幸燕军很快的就被于上豪制服,并用手铐靠上。
  「人硕,燕同学的状况还好吧?」李轩宣悄然走到宫人硕身旁,挽起他的手臂,温柔的问到。

  「他的身体状况还好,就是精神状况很糟糕,不论我问什么,他颠三倒四的就那几句「它是我的……楚渊杀人……」。」

  「那么他一身的血迹伤痕是楚渊同学造成的吗?」李轩宣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眼光露出一丝担忧。

  「这到不一定,以他目前的神智状况来讲,我觉的他很可能前一段时间被控制住心灵了。」

  「难道会是楚同学控制了他的心灵?」李轩宣小嘴呀然微张。

  李轩宣的猜测并非没有根据,目前再岛上能够控之他人心灵的仅有三人,他们就是达到凝神境,星月前三席的张紫嫣、楚渊、王昊三人。

  凝神境与控行境最大的区别就在於对脑波的解析能力,对於化物境与控行境来说,脑波频率专一化与脑波振幅的强化是最重要的两项课题,但是一旦选定了要练化的物体,需要发出的脑波频率就是固定的,而这些特定的频率通常是由过去的人摸索尝试并记载在典籍或教科书里。

  为了更进一步的使用脑波,在百年战争期间,各地的脑波研究者不断的研究着控制他人脑波可能性。很快的研究者们就发现了解决方案。实验显示,一个普通人自然状态下所散发的脑波虽然频率不下千种,但将杂讯消除后,真正能量够强的脑波频率顶多只有三到五种,因为这些脑波频率因人而异,就像指纹一样可以辨认出一个人一样,所这些频率又被称为「脑波纹」。

  凝神境控制他人的原理非常简单,控制的一方藉由解析被控制方的脑波纹频率,针对那些特定频率释放强大的脑波,引发共鸣,就可以控制住对方的大脑活动。然而尽管原理如此简单,解析的过程却是複杂并且艰难无比,即使仰赖现今的科技,要解析一个人的脑波纹在实验室也得花上一天左右的时间。

  达到凝神境的脑波战士,便是那些能够迅速的完成脑波纹解析,藉以控制他人行动的强者。在各国的军队中都流传着一句话,「凝神者,将帅之才也」,意思是说踏入凝神境者,便能够正能了解军心,动察情势,乃是能够统领全军的将帅型人才。

  纵然凝神境如此强大,凝神境在战场上也绝不是无敌的存在。首先,发动凝神术解析脑波纹也要花上数秒到数十秒不等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很有可能就被敌人击杀。第二,脑波控制能力够强的控形境者通常会有超过一种以上的熟悉频率,藉由持续散发出不属於自己脑波纹频率的脑波,便能迷惑凝神境的敌人,藉以争取时间。但是不论如何,凝神境战士在战场上的战术价值绝对远非控行境和化物境战士可以比拟的。

  宫人硕缓缓思索着这些曾经阅读过关於凝神境的知识,微微摇了摇头。
  「燕军是有可能被楚渊控制过,但他现在的心智状态应该和楚渊无关。凝神和催眠是不同的,凝神的效果只有在施术者脑波范围内有效,但是楚渊现在不再这里,燕军不可能仍受他的控制。燕军的状况看起来比较像是我曾经读到过,跨越明心境者的心魔反噬。」宫人硕向一脸困惑的李轩宣解释着。

  「不论如何,我们都要防备楚渊的攻击。」宫人硕心中微微叹息,情况演变得比喻想中的糟糕多了。先别说面对着比自己强大多了的对手,光是自己小队内就有着各样的隐忧,于上豪来到岛上后原本的暴躁个性变本加厉。王若涵自从那晚看到幻象后就常常一个人闷声不响的跟众人隔着远远的坐着。整个团队的最强两人丝毫没有任何默契,这样要如何对抗可能袭来的强敌?宫人硕不禁苦笑。
  「人硕,别担心吗!你还有我呢。」彷彿宫人硕心底的担忧,李轩宣温婉的小手握紧了宫人硕的手,目光柔和的望着他。

  「是阿,谢谢你。」宫人硕抱紧李轩宣温热的娇躯,豪情陡生。是呀,我可是宫人硕阿,你要战,那就战吧!

           ************

  在双双和莫文戏水不远处的丛林内,王昊和白岛也正在讯问着神智不清的陆人贾。

  「这小子……说了半天还是说不清楚为什么要杀人……」白岛无奈的看着陆人贾,任凭王昊如何发动凝神术控制陆人贾,陆人贾除了钜细靡遗的说出他如何杀了雨庭和孟航两人,杀人的动机竟然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

  「嘿,老哥,要不你解除对他的控制,我把他暴揍一顿,看他狗嘴里能不能吐出象牙来。」白岛摩拳擦掌。

  「好吧。你上吧。」王昊摸了摸太阳穴,连续发动凝神术也让他感到颇为疲累。他决定收回脑波,让白岛试试最原始的讯问方式。

  「咦,等等。」王昊一收回脑波,突然发现陆人贾身上竟然传来一股微小但与陆人贾脑波纹极为不同的脑波。

  「怎么?」

  「你把他的戒指取下来我看看。」王昊辨明了脑波的来源,竟然是来自陆人贾手上祖母绿色的戒指。接过白岛取过来的戒指,王昊往里头仔细的瞧着。深邃的戒指散闪动着微弱的光芒,会发出脑波的脑器,这东西难道是……

  王昊突然脑中一阵晕眩,身子一瘫,仰天便倒,昏倒前听到最后一个声音似乎是从远处传来双双的惊呼。

           ************

  王昊躺在地上,缓缓睁开眼,眼前是个水墨画般的世界,辽阔的天地一望无际,眼睛所见非黑即白。

  「你醒了阿,大将?」一个身音突然头顶传来,王昊急忙坐起身子,定睛向后一看,一个一身全白,只有黑色的眼瞳散发着妖异光芒的男人蹲在自己身前。
  「你……你……」王昊呆了半饷,说不出半句话来,眼前的人简直和自己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

  「你是我的表,我是你的里阿,大将。」白衣男咧嘴笑道,彷彿非常欣赏般的看着王昊吃惊的表情。

  「这里是哪里?」王昊甩了甩头,想先搞清楚自己身在何处,眼前的一切实在事态荒诞了。

  「这里是你的脑内呦,不必担心,在这里没有人可以伤害到你我的。」白衣男狡黠的笑了笑。

  「脑中境……脑中境……那不是明心境才能达到的境界吗?」王昊目瞪口呆,自己一个凝神境初阶竟然达到传说中的脑中境,这可真是够荒谬了,眼前这人八成就是点击里所记载的所谓的脑中本我了。

  「哈哈,是阿,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呢?」白衣男表情十分的欢畅。
  「额,我该怎么称呼你?」看着一个长的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表情如此丰富的说着话,王昊说不出的彆扭。

  「你是王,我是马,你是表,我是里,你便称我里王昊,或者里吧。」
  「嗯,那我就叫你里吧。我问你,我要怎么脱离这个脑中境。」若在平时,酷爱修炼的王昊必然会好好研究这个脑中境。但此时岛上危机四伏,自己若一直待在脑中境,只怕外在的身体会受到其他人的攻击也说不定。

  「哈哈,别着急吗,好不容意见面,我们来好好谈谈阿?你想不想要我的力量阿,我们俩的力量合起来,可以打暴星月的其他所有学生,这样一来脑奴也是你的囊中之物喔。」

  「嗯,看来不只我的想法,连我心理面隐藏起来的愿望你都一清二楚阿?」
  王昊冷笑着打量着里,他很明白事情绝对没有里说的那么动听。

  「当然,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可是永远为你服务呦。」里王昊躬身行了个礼。

  「有什么条件?」王昊十分清楚这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要得到力量,必然得付出相应的代价。

  「哈哈,不愧是我的王。条件就是我需要你在某些时候,追求本能而行动。」
  里邪气的笑着,笑的王昊心理发麻。

  「什么时候,什么本能,能不能说的具体点阿?」

  「我就让你看看自己内心的渴望吧!」里王昊伸出一指,抵住王昊的前额,霎那间,王昊陷入了回忆中。

           ************

  「昊!昊!快藏起来阿,等下玛莉珍修女就要来了阿。」苏朋对着出神的昊喊着。

  这里是星帝国首都卫星城市东果郊区的东果孤儿院,10岁的昊是孤儿院内的一员,昊一出生就被丢在这间孤儿院的门口,父母连一丝信息都没有留下,连昊这个名字都是孤儿院的修女们取的。

  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传来,带着一股淡淡的幽香,院内的修女玛莉珍哼着小曲抱着一篮衣物走了过来。

  说起这玛莉珍,可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女孩,来自法落联邦的她,为了传教,不远千里的来到了星帝国,在天母教不盛行的星帝国,只能找了这间少数由天母教的修女主持的东果孤儿院落脚。年仅18岁的她非常的吃苦耐劳,院内上下大大小小的杂事都一手包办,并且她充满母爱光辉的笑容及对孩童的关怀,也都让院内的孩童非常的喜爱她。这些都让已经年迈支身一人经营着东果的老修女十分的安心。

  红色的长发,绿色的双瞳,深邃的五官,玛莉珍的外型十分的亮眼,经常惹的孤儿院附近的青少年过来搭讪她,但每次都被老修女用扫帚给撵了出去。但是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像昊这样调皮的孩子,最喜欢去捉弄修女了。

  为了工作的方便,玛莉珍穿着群摆特意修短的黑色工作修女服,贴身的工作服让玛莉珍漫妙的身材显露无疑,走路时群摆随着臀部晃动,纤腰一扭一扭,煞是诱人。昊眼见玛莉珍转过走廊转角,毫无防备的背对着自己,转头像苏朋使了个眼色,悄然冲上前,掀起了玛莉珍的群摆,露出了一片美好春光。

  「修女今天穿的是白色内裤阿!」一击得手的昊转身就跑,边跑还边大声的炫耀着,彷彿有什么伟大的发现似的。

  「小昊!还有苏朋,你们两给我站住!」玛莉珍直跺脚,手上抱着洗衣篮又没办法去追两人。

  「哼,你们等着,等下就让你们有得受了。」玛莉珍嘴上念叨着,嘴角却挂着笑容,彷彿天使般的面庞看不出一丝的愤怒。

  「昊哥,你怎么那么喜欢跟玛莉珍修女恶作剧阿,修女对我们那么好。」气喘吁吁的苏朋用手拉住昊的肩膀,示意他停下来。

  「哼,谁叫她老是要对我说教呢。」昊自己也不明白,昊固然调皮,但头脑非常聪明,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他从小就懂的察言观色。玛莉珍刚到东果孤儿院时昊表现的十分的乖巧,可不知怎么的,玛莉珍的温柔让昊幼小的心灵感受到未曾感受过的温暖,昊渐渐的希望玛莉珍对自己多投注一丝关注,哪怕是打他骂他也好。这个连昊自己都不明白的念头导致他不断故意的对玛莉珍恶作剧,为了这件事,也令他不知多挨了老修女多少板子。

  春去秋来,转眼间两年过去了,昊身形拔高,几乎以和玛莉珍修女一样高了。
  而20岁的玛莉珍美丽的容颜愈发清秀,身材也变得愈加丰满,惹的附近的男性无不在她经过城里的道路时对她投以火热的眼神。城里的女人们表面上对她十分称讚,什么「善良的修女」、「出水芙蓉」等等,背地里无不忌妒着她,「骚狐狸」、「臭婊子」等的乱骂。善良的玛莉珍每每不经意听到这些评语,总是只能无奈的苦笑着,反而是在昊去找了这些女人几次麻烦后,在也没有人敢在玛莉珍面前乱嚼舌根。

  两年间,东果孤儿院的变化十分大。首先,老修女去世了,玛莉珍修女理所当然的继成了院长的位置。而原本星帝国的第一大教星辉教,在星帝国国王陛下接受洗礼后,隐隐然成了星帝国的国教,这让原本其他生存空间就很小的小教派变得更加难以维持。信奉天母教的东果孤儿园收到的捐款也变得少了许多,院内的伙食费用开始捉襟见肘。

  「昊哥哥,我好饿阿。」小虹拉着昊的手,晃呀晃的。还只有7岁的小虹不懂的忍耐,央求着孩子王般的昊给她想想办法。

  其实王昊又何尝不饿,一餐半条麵包,这份量对发育期孩子来说实在是严重的营养不良,但这已是玛莉珍修女每天辛苦的做着额外的女红,勉力贴补少的可怜的捐款所换来的珍贵的伙食。昊曾向修女提议要出去工作帮忙贴补孤儿院的生计,但无奈星帝国律法规定雇主不得聘用童工,这让充满干劲的昊变得无力可施。
  「小虹妹妹,你等等,昊哥今晚就让你吃一顿好的。」看着小虹的小脸因为营养不足显露的飢色,昊下定决心要去偷一些肉来给这些孩子们补补身体。修女骂就骂吧,总比让这些孩子饿死好。

  昊走出院门的时候迎来来两个体态肥胖的傢伙,昊认得他们是星辉教的长老,自从上个礼拜开始,他们几乎每天都会来找玛莉珍修女不知道在房间内谈着什么,有的时候院内诸孩童会听到房间内传来大声的争执声,每次这两个长老离开孤儿院时都是满脸愤恨不平的样子。

  「长老好!」昊乖巧的行了个礼,虽然院内诸小童对於这两位长老都没什么好感,但昊毕竟是个聪明的孩子,隐约的猜测出这两人的到来与孤儿院眼前困窘的生计有关,因此昊仍然表现出应有的礼仪。

  「哼,这些小孩一个个皮包见骨的,那玛莉珍竟然还忍的住让他们挨饿,也不愿意接受我们的救济。」左边那位长老看着跑远的的昊,嘴上说的话与他慈眉善目的脸十分的不搭。

  「这玛莉珍骨头到真是硬,不论好说歹说,一不愿意入教,二不愿意奉献,嘿嘿,不识好歹,不懂的大势所趋。」右边那位满脸横肉得长老一脸阴测测的附和到。两人对望了一眼,嘴上充满邪笑的走进孤儿院内。

[ 本帖最后由 a198231189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198231189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