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良家人妻的陷落迷局】(第三部)(04)作者:大寶誘香
【良家人妻的陷落迷局】(第三部)(04)作者:大寶誘香
字数:14817


                第四章

  昨晚吕绍辉因为受到了吴越的刺激,第一次上色情论坛仔细观看了别的男女性交的视频,说实话对他的震撼还是很大的,尤其是看到哪位跟自己身份类似的ID:【淫民教师】把自己学生的漂亮女家长一个个搞上床,粗语调戏肏弄那几位颇有姿色的女家长时的画面。

  说实话他很羡慕那位【淫民教师】,没想到他虽然是老师可是在床上却花样百出,他所用的哪些性交姿势自己闻所未闻,更让他印象深刻的是:尽管【淫民教师】满口的粗语挑逗,可哪几位女家长不但不生气反而好似很受用的样子,这对吕绍辉来说是相当有启迪作用的,他忽然明白:原来在床上粗语挑逗比文质彬彬更容易让女人兴奋!

  吕绍辉越想越激动,他猛踩油门向吴越家赶去,他憧憬着今晚能有机会把两个监视镜头安装在理想的位置,更盼望吴越会兑现承诺继续像昨晚那样:给自己撸棒、舔箫!

  「开饭啦!大宝,快来帮妈妈端菜。」吴越端着一盘菜走出了厨房,边放在餐桌上边喊大宝。

  「吴越姐,我来吧,让大宝多学习一会儿。」好动的肖寒梅自告奋勇道。
  「你别动手了,还是让他来吧,反正要开饭了,他也不用写作业了。」吴越道。

  「肖阿姨,您别管了,我来吧,我都已经出来了,作业吃完饭再做不迟。」原来大宝听到妈妈的喊声已经跑出来了。

  几分钟后饭菜全部被端上了餐桌,四个人围坐在餐桌前。

  「小肖,不好意思啊,我老公在家也不知道买菜,这些菜还是我前天跟大宝一起去菜市场买的,就剩这么几样了,你就将就着吃吧。」吴越道。

  「四菜一汤,已经很不错了啊。哦,还有鱼呢,很丰盛了啊。比我平时在家吃得好多了。」肖寒梅道。

  「那就快尝尝看看你吴越姐的手艺怎么样?」吴越对自己的烹饪手艺还是很自信的,于是自得地说道。

  「诶?吴越姐这是什么鱼?口味真不错呢。」肖寒梅居然第一筷子就夹上了鳝鱼。那是吴越跟大宝那天为大宝滋肾壮阳特地买的。那天还买了牛鞭、羊腰等补品,不过其它的食材都太过敏感,容易被丈夫发现异常,所以没有多买,而鳝鱼一般人很难把它跟壮阳扯上关系所以多买了一些。

  吴越偷眼看了一眼大宝,又看了一眼丈夫,见他没有什么反应于是说道:「这个啊,是鳝鱼,那天正好在促销,我贪图便宜就买了几条。」吴越掩饰道,说完她还用脚偷偷在餐桌下踢了大宝一下。她想让大宝再多吃点这种养肾益阳的好补品。

  大宝马上会意,连忙也夹了一段鳝鱼吃了起来,同时也偷偷在餐桌下蹬掉拖鞋,用光脚背去蹭吴越光洁白净的小腿,他忽然觉得这么当着爸爸跟外人对面在桌下跟妈妈挑逗、调情让他很是兴奋,感到很刺激。蹭了几下小腿后他竟然不知足的又用脚指向上探索,用光脚摩挲起了吴越的大腿。

  吴越马上霞飞香颊,她赶忙夹了一口菜掩饰道:「有点辣了,小肖你还吃得惯吗?」

  「可以啊,不太辣啊。咱们四川人还怕吃辣吗?」她说完竟然得意地摇晃起了马尾辫,单纯的她哪里知道吴越的心思?

  「这妮子真是好哄骗,心思太单纯了。」吴越暗叹道。同时暗瞪了一眼大宝,示意他不要胡闹,小心被发现就惨了。

  可大宝这坏小子居然装作没看见吴越的目光,继续用光脚丫摩挲着吴越的大腿内侧,更过分的是他还时不时用大脚趾去触碰一下吴越神秘的峡谷之地。
  吴越羞态毕现赶紧把头低下,捧起碗来装作吃饭的样子。餐桌下却赶忙用腿把大宝的光脚丫推开。她担心刚才在桌下的剧烈动作被丈夫发现,于是又偷瞄了一眼谭刚,哪知他竟然正津津有味的品尝着那道鳝鱼,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那道菜上,对近在咫尺的妻子被人挑逗全然不知。

  「活该你被戴绿帽子,对我一点都不操心。」吴越看到谭刚眼中只有美食却对她被挑逗完全无察,愤愤地暗自想着。她内心很矛盾,既担心自己跟儿子的奸情被丈夫发现,又盼望丈夫能更加珍惜自己,多把心思放在自己身上一些。人类本来就是矛盾的结合体,她有这种自相矛盾的想法其实并不奇怪。

  「叮咚!叮咚!」正在他们四人围在餐桌上吃的不亦乐乎时,防盗门的门铃响起了清脆的提示铃声。

  「谁啊?对了,大宝,会不会是吕老师来了?你快去开门。」吴越想起吕绍辉今晚要第一次来给儿子培训计算机『NOIP』课程于是说道。

  大宝应声去开了门,果然是吕绍辉来了。

  「吕老师,您来了?」大宝赶忙打招呼道。

  「咦?你们怎么刚吃饭啊?看来我是来早了。」吕绍辉看到餐厅里几个人还围在餐桌前尴尬地说道。

  「不早不早,这就是吕老师啊,快过来正好,一起再吃点儿吧。」谭刚第一次见吕绍辉,热情地招呼道。

  「不了,我刚刚在家吃过饭。你们吃你们吃。」吕绍辉连连摆手道。

  「大宝你吃饱了没有?」谭刚觉得让人家吕老师在一旁干看着他们几个吃饭实在是说不过去,于是问道。

  「吃好了,爸。我这就跟吕老师进屋学习去。」大宝当然明白谭刚的意思,于是边回应,边引着吕绍辉进屋去了,

  「吴越姐,你们还专门给大宝请了家庭教师?大宝晚上还得加班学习啊?真是辛苦。」肖寒梅边吐着小香舌边说道。

  「没办法啊,现在社会竞争这么激烈,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啊。」吴越叹息道,她也心疼大宝辛苦,可是没有办法,要想将来有所成就现在就必须要加倍努力了。

  大宝把吕绍辉引进屋里来,来到自己的书桌前,搬椅子给吕绍辉坐下。吕绍辉进屋后先是四下扫视了一下四周,想找个合适的安装监控视频摄像头的位置,可还没等他找到就被大宝打断了。

  「吕老师,我有个同学也想报名参加您的『NOIP』培训课程,您看行吗?」大宝急切地问道。

  「呃,可以。反正也刚刚开班,他现在来也不算太迟。不过得补办一下报名手续。」

  「那太好了,不过她也想让您给她单独特训,因为她以前没有专门学过计算机,毫无基础,想尽快赶上来。您看能行吗?」大宝把赵丽颖的意思原封不动的说了出来。

  「这个嘛,时间不好安排啊。你想想你们白天要在学校上课,晚上我又要到你们家来给你培训,哪里还有时间再单独给他培训啊?」吕绍辉为难地说道。
  大宝跟赵丽颖早就研究过这个问题了,所以听到吕绍辉提出的难题他并不惊讶,而是很平静地说道:「她说中午有时间,我们学校上午11:30就放学了,下午14:30才上课,所以中间有将近3个小时的午休时间。他愿意拿出一个小时来补课,就看您方不方便了,他说培训费好商量。她就认准您了。」

  吕绍辉听完大宝的话陷入了沉思之中,他这么多年来这么拼命打拼就是为了能让爱妻刘亦菲能过上富足的生活,每每看到妻子大早起就要挤公车上班他心里很难过,可是没有办法自己的公司跟她不顺路,他每天只能把她送到公交车站,然后目送着她被人群挤上早高峰时段塞满人的车箱,他早就下定决心给妻子买一部车了,可是自己刚刚买房不久,手头的现金又都压在公司,不想现在全世界经济危机,生意不好做。有时辛苦招揽个网络工程还常常被拖欠款项。实在是没办法了他才托熟人找到市教育局培训处,找到了这么份收入相当不错的工作。为了早日给爱妻买辆不错的车,现在就是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况且听大宝的意思他这个同学家好像很有钱的样子,应该可以谈一个好的培训费价钱。

  想到这里吕绍辉下定了决心,拍了拍大宝说道:「既然是你的朋友、同学,我怎么好拒绝呢?辛苦点儿就辛苦点吧,谁让我是你师傅呢?呵呵。」

  「那太好了,我让她明天中午就跟您联系吧?她挺着急赶课的,想明天中午就开始。」大宝道。

  「可以,明天上午我尽量抽出时间来备课,中午你就让他给我打电话吧。对了你知道他们家在那个小区吗?不会太远吧?」吕绍辉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明天让她直接跟您联系吧。」大宝有点尴尬,他跟赵丽颖都这么熟悉了,可是到现在对她家的情况竟然一无所知,说出来真是让人觉得好笑。

  「好,这事就这么定了,明天我等他电话。时间也不早了,现在咱们抓紧时间开始培训吧。」吕绍辉道。

       *********************

  客厅的沙发上两个绝色美女靠在沙发柔软的靠背上边看着韩剧,边热聊着。
  「吴越姐,没想到你真的有这么大的孩子了?都上高中了?我以前以为你虚报年龄故意把岁数填大几岁好显得有资历,没想到是真的啊。」肖寒梅有些吃惊地说道,她说的是实话,因为她今天第一次看到吴越时以为她也就二十七八岁,她真没想到吴越竟然真的比她大一轮。

  「你这个丫头,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假呢?我来咱们单位时你还在上小学呢!单位里这么多老员工谁不知道我?怎么可能假呢?」吴越拍了肖寒梅肩膀一下说道。

  「嘻嘻,不过你儿子倒是蛮帅的。再长几年更成熟更招人喜欢。」肖寒梅暧昧地笑道。

  「怎么你喜欢我家大宝吗?可惜你嫁人了,不然我可以考虑收你做儿媳的。哈哈哈!」吴越调笑道。

  「你怎么可能舍得把儿子让给我?知道为什么婆媳之间总是闹矛盾吗?大多数的矛盾都是为了争儿子的爱而引发的,这种矛盾是不可调和的。爱是自私的。」肖寒梅煞有介事的说道。

  「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儿子早晚都是要结婚的。留不住的。这个当母亲的早就应该有心里准备的。」吴越不以为意道。她不觉得自己将来会跟儿媳争宠。那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儿子最终还是要有自己的家庭的。

  「真舍得?」肖寒梅玩味的追问道。

  「当然舍得啊,早晚都是要有这么一天的。」吴越深有感触到的叹息道。
  「那好,把你儿子借我养两天吧?我一直想感受一下养儿子的感觉。」肖寒梅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去,那怎么可以。他都这么大了。你要感受也应该找个娃娃养啊。」吴越拒绝道。

  「看看,我就知道你不舍得,还不承认。」肖寒梅挤兑吴越道。

  「这……这是两码事。我要是真的让你把我儿子领回家,家属院的哪些长舌妇还不一定说什么难听的话呢。」吴越连忙解释道。

  「嘻嘻,我是跟你开玩笑的。故意试探你的。我怎么可能会把你这么大的儿子领回家呢?」肖寒梅狡猾地笑了起来。

  「你这丫头,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根本就没有看起来那么单纯啊。很坏啊。」吴越跟肖寒梅笑闹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谭刚也正在书房里忙碌着,他吃完晚饭跟肖寒梅寒暄了几句后就习惯性的来到了自己的书房,熟练地反锁房门,迅速地打开了电脑,迫不及待地进入了哪个【川庆屌丝部落】论坛。他想看看自己发的哪个帖子在这个论坛的反应到底怎样。打开了哪个【美女人妻追踪】板块,找到了自己刚才发的帖子,可能是发帖时间太短的原因,回复只有三个,应该是吃完饭没事上网来瞎逛的无聊人士。

  他点击开帖子逐一阅读着回复:

  「楼主,你不会是黑客帝国派来的吧?这种美女私房照都能搞到?这是我的QQ号:9******* 2感兴趣可以加好友,互换些照片哈。保证有你感兴趣的照
片,你懂得!!!」

  「妈的,一楼哪个SB又在发广告了,版主应该封号。楼主千万别上当,他是个骗子来论坛混时间长的都知道。」

  「偷人家的私房照不道德吧?」

  谭刚看完一阵无语,三个回复居然没有一个给他的帖子点赞的。这个论坛还真是与众不同,跟自己以前一直访问的哪个色情论坛的气氛完全不一样,他这才想起这个论坛好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色情论坛,只是一些无聊的川庆员工发牢骚、聊天、传播些绯闻轶事的小网络社区。

  看来想迅速爆红升级的想法根本不太现实,估计还得再发些有份量的、稍微暴露点的照片才会吸引更多人的眼球吧?不过今天已经不能再发了,明天再挑选几张发上来,要保持细水长流才能吸引到论坛「重量级人物」的关注,才会让他们主动联系自己,他默默地想着。

  既然自己的帖子暂时还没引起别人的关注就不如先全面浏览一下这个论坛,他还没有仔细地看过这个论坛上的帖子呢。

  【性知识、技巧】、【实战人妻】板块不用打开就知道是什么内容,谭刚现在更关心的倒是【绯闻流言】、【美女人妻追踪】俩个板块的帖子。他想看看自己的妻子到底有没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绯闻。

  进入到【绯闻流言】板块,第一页的帖子标题没有有关吴越的,倒是很多标题都跟自己刚刚认的兄弟:人事处长刘志威有关,他不想看这些人的胡乱臆想,于是又翻页来到第二页,居然还是很多标题是有关刘志威的,「怎么搞的?这么多关于他的帖子?」谭刚不想看跟自己很「投缘」的志威兄弟的负面帖子,于是索性再翻了一页。要知道这个论坛本来就不大,受众多为川庆的员工所以每天来这里发帖的人并不是很多,大多数都是来看帖回复的,所以一个页面的帖子几乎就是一个月全部的帖子了,他这么连翻3页其实就是翻到了三个月前。

  打开这个页面时几个帖子的题目吸引了他的目光,因为这几个帖子都是有关肖寒梅的,肖寒梅?不就是正在自己家做客的哪个小美女吗?她好像在美女排行榜上排名第三。

  出于好奇他打开了一个题目为:【肖寒梅的呻吟声太销魂了】的帖子,当看完里面的内容后他吃惊不已,原来这个帖子的题目虽然跟刘志威无关,可内容却是关于他去肖寒梅家偷情的事情的,这个发帖的楼主可能是肖寒梅家的邻居,所以半夜里能听到肖寒梅在床上的呻吟声,至于为什么确定是刘志威?楼主说明在前几个帖子里已经考证过了,而且还有本论坛的其他网友发的偷拍照片的帖子佐证。

  谭刚震惊之余火速继续向前翻找这个楼主ID以前发的帖子,果然向前每一页都有两三帖这个楼主发的帖子,大致内容都是记录了刘志威去肖寒梅家偷情的时间,以及他听到的肖寒梅的叫床声。又翻开其他几个相关的帖子,都是远远地偷拍到的刘志威跟肖寒梅一起下车、一起去宾馆的照片。看到一张张铁证如山的照片他再不相信也不行了。

  说实话他刚开始对来自己家的肖寒梅印象还是很好的,认为她性格活泼、单纯再加上人又漂亮动人,心中还是蛮喜欢的。可是没想到她居然早就背着自己的丈夫跟刘志威通奸了,这一下子就把她在自己心中的印象抹黑了。虽然谭刚自己也一直在跟外地的新婚少妇偷情,(详情请查看大宝系列第一部【隐藏在心灵最深处的隐秘】第四章)可这不代表他欣赏这种女人。其实他内心深处还是鄙视这种背夫出轨的女人的。

  「没想到志威兄弟会是这样,那么看来前几页有关他的帖子也应该不会是假的了。我倒要看看他还会有什么『杰作』?」就这样谭刚开始翻看起了前几页有关刘志威的帖子。

  这一翻不要紧,刘志威所干的一桩桩一件件玩弄人妻的『好事』都呈现在了谭刚面前,而且这几个人妻都是既年轻又美艳动人,在单位都是有所耳闻的,其中有两位还是哪个【德Y分公司美女人妻排行榜】排名前十的佳人。加上之前的肖寒梅,已经知道的这个排行榜上的前十名已经有三位被他搞上了床,还有不知道的呢。

  谭刚继续翻看着有关刘志威的帖子,不过他越看越是震惊,因为他看到刘志威为了搞上手人妻,居然什么手段都动用,经常利用升职、工作调动等等利诱、威胁手段达到他抱娇美人妻上床的目的。就拿肖寒梅来说吧,居然为了占有她,把她的老公小温调到了偏远的勘探施工区,致使刚刚新婚不久的一对新人长期两地分居,而刘志威则鸠占鹊巢常常夜宿肖寒梅家,在这对儿新婚夫妻的婚床上夜夜奸淫着稚嫩的新婚人妻。

  谭刚翻看着帖子突然心头一惊想到:既然刘志威是这种色胆包天的好色之徒,那他为什么要结交自己呢?他不会是看上了自己的妻子:吴越了吧?想到这里他冷汗直冒:毕竟吴越是哪个【德Y分公司美女人妻排行榜】排名榜首的花魁,被刘志威这个色魔盯上一点儿都不奇怪。

  再回想起那个跟刘志威结交的夜晚,一个个细节镜头被他仔细的过滤。越来越觉得他跟自己的结交太唐突了,根本就不是理由的理由就跟自己结为了兄弟。还有他当时就感觉出来刘志威拉着老余在配合着灌醉自己,自己喝晕后他又正好可以开车送吴越跟自己回家,自己后来在他的车上昏睡了过去,连自己是怎么回的家都没印象了,那么这期间刘志威这个色魔有没有对自己的妻子动手动脚自己就一点都不清楚了。

  他又想起八月十五中秋节那天晚上刘志威为何偏偏要给自己打电话诉苦?自己碍于面子只好邀请他来自己家做客,他别的没带,偏偏带了两瓶茅台酒,自己恰巧就又被他灌晕了。连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自己家都不清楚。那么自己昏睡后的那段时间他有没有对妻子动手脚?谭刚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中计了,刘志威跟自己结交很可能是为了能够接近自己的妻子吴越。他可能真的盯上了自己贞淑又温婉美丽的妻子。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分析越接近事实。如果妻子真的被刘志威盯上了,谭刚在单位倒是有点威望,量他也不敢怎样,可是他最担心的是:自己会不会也像肖寒梅的老公那样被刘志威找个由头调到外地?毕竟刘志威在公司权势滔天,要真是那样自己该怎么办?谭刚陷入了沉思之中……

       *********************

  吕绍辉在大宝屋里教授了整整五十分钟,这才把他今晚的备课内容讲完,为了让大宝加强记忆又让他进入到了哪个学习游戏软件中,边玩游戏边加强对知识的认知。本来吕绍辉想好了:利用大宝专心玩游戏的机会好找个合适的位置把哪个无线针孔摄像头安装好。可是没想到大宝这家伙很敏感,每当自己趁他打游戏入神起身想去安装摄像头时,大宝都会感知到并扭过头来瞪着询问的眼神看他,以为他要告辞回家了。连续两次都是这样,吕绍辉彻底死心了,知道自己想在大宝在场的情况下安装摄像头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自己当初想的太简单了。
  「既然把摄像头安装在大宝屋里的计划暂时受阻,那只能退而求其次先安装到洗手间了。」吕绍辉想着,毕竟洗手间可以拍到吴越洗浴、如厕等等诱人的场景,也是不可多得的理想窥视之地。

  想到这里他起身对大宝说道:「大宝,我去趟洗手间,顺便跟你父母交待一下你的培训情况,就顺便回家了。你打通这关后就赶紧做作业吧,你就别起身送我了,时间已经不早了,别耽搁太晚,明天你还要上学呢。」

  「嗯,师傅,那我就不送你了。不过别忘了我跟你说的我同学明天找你报名培训的事情。」大宝担心吕绍辉忘记赵丽颖的事于是又叮嘱了一遍。

  「放心吧,我记着呢。」吕绍辉道。说完他就扭身离开了大宝的房间,离开时还特意反锁了房门。

  吕绍辉来到洗手间,上下左右扫视着寻找着安装摄像头的理想位置。反复比较后最终他把哪个针孔摄像镜头安装在了浴缸靠墙的毛巾挂架的隐蔽内侧,这个位置既可以全览整个洗手间,有毛巾挂架的掩护又十分的隐蔽不易被发现。
  安装好后吕绍辉又反复盯着哪里观察了一会儿觉得确实很难发现哪个小摄像头,这才满意的收工,迫不及待地去客厅找吴越,想让她兑现昨晚的承诺:给自己撸棒、舔箫!

  可是当他怀着激动的心情来到客厅时却失望地发现:晚上来吴越家吃饭的哪个女人还没有离开,正跟吴越边看电视边热聊着。这让吕绍辉的心情蒙上了一层阴影,害得他进退两难。进吧两个女人之间聊天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儿好像不太合适,不过去吧,他为了今晚已经足足准备了一天了,一直渴望跟吴越亲密接触的时刻的到来。

  正在他犹犹豫豫站在客厅外沿踌躇时,眼尖的肖寒梅看到了他,她捅了捅吴越小声道:「吴越姐,你家请的哪个家庭教师教完了,估计是要走了。」

  吴越闻声忙扭头顺着她的目光看向了吕绍辉,见他眉头紧锁似是在想着什么为难的事情,便轻咳一声柔声对吕绍辉道:「咳,吕老师?上完课了?」

  吕绍辉听闻惊醒,忙应道:「哦,是啊……是啊。」

  「哦,那快过来喝杯茶吧。讲一晚上也该润润嗓子了。」吴越道。

  「呃,好吧。」吕绍辉最终还是走了过来,坐在了茶几旁边的椅子上。
  「吕老师,今晚的课怎么样?大宝还认真吗?」吴越关心地问道。

  「还行……还行。」吕绍辉吱吱唔唔的欲言又止的样子。他不时看一眼肖寒梅,他多希望她能赶紧离开这里,好留给自己跟吴越单独在一起的机会啊。
  肖寒梅也是心思敏捷之人,她很快就发现了吕绍辉目光闪烁,似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过她理解错了:她以为是大宝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被吕老师发现了,当着她这个外人的面不方便讲,于是她道:「吴越姐,时间也不早了,我先回家休息了,明天还要早起集合赶早班车培训呢。」

  「再坐会儿呗?才九点,还不是太晚。」吴越挽留道。

  「不了,吕老师好像还有事要说。你跟她聊大宝的学习我在场也插不上嘴。」肖寒梅边回应边起身。

  吴越这才留意到吕绍辉刚才确实有些吞吞吐吐的,似有话要说的样子。如果是有关儿子的事当然的耽误不得的,于是她也不再执意挽留肖寒梅,也站起身来道:「小肖,你等一下,我叫一下我老公,我们一起送你。」

  「快别打扰谭工了,估计他正在书房忙着搞科研呢。有你在就足够了。」肖寒梅道。

  吕绍辉听到吴越要叫老公出来送肖寒梅,心头一紧。可是他没想到肖寒梅这么识趣,竟然主动劝服了吴越不让她喊老公送她。这让他感到很是惊喜,不自觉间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肖寒梅恰好路过他身边时无意间看到了吕绍辉的笑容。「这种笑容好熟悉,像是……对了,像是一年前的那天刘志威帮自己的丈夫调动成功时所露出的那种笑容。难道……难道这个吕老师对吴越姐也有非分之想?」肖寒梅之所以对刘志威当时的那种笑记忆深刻,就是因为她敏感地觉得这种笑容很诡谲,她的第六感告诉她这里面隐含着奸计得逞的得意。事后也确实如她预感的那样:丈夫走后没几天的哪个周末刘志威就约自己出来,在那间雅轩俱乐部的包房里通过威逼、利诱,终于把自己推倒在了包房里间的哪张豪华大床上,彻夜奸淫了自己一整夜。
  肖寒梅虽然跟吴越接触不久但是对她很有好感,所以她可不想让吴越重复走自己的路,不能让别人打她的坏主意。她为了再确定一下吕绍辉的意图,又专门扭头看了一眼吕绍辉。吕绍辉看到哪个识趣的小美女扭头看自己,马上点头示意并报以客气微笑。

  「好像是看错了,人家那是礼貌的笑。哎,现在自己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都有点神经过敏了。再说吴越姐老公、儿子都还在家呢,他能怎么样?看来真是自己多虑了。」肖寒梅摇摇头暗自自嘲道。

  吴越正好也送到了大门口,肖寒梅又仔细看了眼吴越的然后叮嘱道:「吴越姐,别送了,今天可要早点睡啊,明天还要早起赶培训的班车呢。」

  「知道了。你回家路上小心点啊。」吴越边回应,边目送肖寒梅一步步下楼的身影。

  待吴越送肖寒梅离去,关了防盗门转回身走了回来又复坐在了沙发上。见吕绍辉正好投来目光看自己,便问道:「吕老师,你是不是发现大宝的什么事情了?不方便当着小肖讲?」

  「不……不是。」吕绍辉有点不好意思的回应道。

  「哦?那是怎么了?连小肖都看出来你有话要说了。」吴越不解道。

  吕绍辉见吴越似乎彻底忘记了昨晚答应自己的哪件事,这让他很郁闷:因为他脸皮薄,这种事他有点说不出口。不过在吴越的追问下,他经过反复思想斗争后最终还是开了口:「哪个……哪个……吴姐,你还记得昨天晚上你承诺我的事情吗?」

  「昨晚?我承诺你什么了?让我想想……」吴越被他这么猛然一问给问蒙了,她今天一天都不得闲,到现在培训的内容她都还没有来得及再温习一遍呢,哪里会有空想杂七杂八的东西?不过现在经过吕绍辉的提醒她不得不搜索大脑记忆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情。

  这一想不要紧,吴越好像真的想起了什么,脸颊忽然腾起红晕。眼睛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吕绍辉的两腿之间。

  吕绍辉看她的面部表情变化,估计是想起来了昨晚两人的暧昧。于是他从茶几旁的椅子上站起来,挪坐到了沙发上,跟吴越并排坐在了一起,然后扭头看了两眼客厅与书房之间的那道隔断,这才把头凑在吴越耳边轻声说道:

  「吴姐,我可是按照约定认认真真地倾囊相授教了大宝将近一个小时啊。现在你是不是也兑现昨天的承诺呢?」

  吴越听完他的话脸上的红云更浓了,不过她毕竟经历过太多这种类似的情形倒还镇定的低声道:「吕老师,昨天的情况特殊,我是感激你大老远跑过来帮我,又听说你好久都没有跟爱人过夫妻生活了,觉得你可怜这才帮你哪个的……应该算是已经报答你了吧?」

  「可是昨天你可是答应:只要我今晚好好的培训大宝就再帮我做一次的啊?难道你忘记了吗?」吕绍辉看到吴越要反悔,于是有些着急地说道。

  「这……小吕,不是我失信,今天实在是不方便,你看我老公就在仅仅隔着一道门的书房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来。要是他正好走出来发现我正在给你哪个,他会误会的。那样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本来是好意帮你,你就别逼我了好吗?等方便的时候,我再帮你做一次好吗?」吴越诚恳地说道。

  吕绍辉本来就不是那种强人所难的性格,再加上吴越语气诚恳不似骗他,于是只能摇头叹息:他白白兴奋了整整一天,指望着今晚再享受一下吴越那温暖的柔荑紧握自己肉棍的感觉,更期待她用香舌舔舐自己龟头的那种飘飘欲仙的体验。可是到头来却什么也没有得到。

  他忽然想起自己昨晚看的哪几个视频:哪个【淫民教师】奸淫哪几个学生的漂亮女家长时,在床上威逼利诱他们的言辞,都是以孩子的前途做诱饵,一步步让哪几个漂亮女家长为了自己的孩子最终放弃了抵抗,任其淫玩。孩子的前途是女家长们的软肋,【淫民教师】正是看透了这一点才屡屡得手的。可【淫民教师】是【淫民教师】,吕绍辉是吕绍辉,【淫民教师】的那套吕绍辉实在是做不出来,这跟他一贯一来所受的道德教育有关。最后吕绍辉只能暗自感叹:「看来想当流氓都不是那么容易的啊!」

  吴越看到吕绍辉失落地低头不语,她的内心似乎有根心弦被轻微地拨动了一下。该怎么评价眼前的这位吕老师呢?虽有才华可是却也有些可怜。连最起码的夫妻生活他的妻子都不能满足他,可他却还是那么一如既往地深爱着他的妻子。
  吴越越想越同情心泛滥,最后忍不住把香肩靠在吕绍辉右臂上轻柔地用大姐姐的口吻劝慰道:「小吕啊,作为过来人我必须得劝劝你,就算是这次我帮你解决一次,那下次呢?还帮你吗?这样真的不是办法。要想彻底解决你的问题还得靠你爱人。必须让她克服对夫妻生活的恐惧感。这样吧:我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天。改天你介绍我跟你爱人认识,我有空多跟她交流交流,好慢慢引导她。我有把握最后会让你爱人改变的,会让她慢慢喜欢上性爱生活的。」

  「谢谢你,吴越姐,不过,你不知道我爱人可是很保守的。她哪方面是油盐不进,要是能说服她我早就说服了。估计你会铩羽而归的。」吕绍辉好像并不是太看好吴越的保证。

  「你?你当然不行了。看你笨嘴拙舌的样子,哪里是会劝人的料?你不懂女人,我作为女人比你有优势,知道你爱人是怎么想的。所以我敢保证能改变她。」吴越信心十足的说道。

  「但愿吧,不过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啊?不会要等个一年半载的吧?」吕绍辉仍然疑惑道。

  「只要你配合赶快介绍我给她认识,平时我能多跟她在一起交流,用不了多久,不出一个月吧,就会让她有所改变。」吴越依然自信满满地说道。

  「啊?可是你跟她哪里有机会每天在一起啊?她只要一回家就打死都不出门了。让她来你家很难啊。」吕绍辉为难道。

  「哦?是吗?事在人为,那就要看你是不是真的下决心想让你爱人早点跟你过正常的夫妻生活了。再说你每天晚上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放心吗?你每晚都不在你妻子身边,时间久了早晚会有矛盾的。」吴越分析地头头是道。

  「是啊,你说的有道理。我怎么没想到呢?以后要是每晚都是我自己单独来你们家,把她丢在家里的确是不妥当啊。」

  「这就对了嘛!小吕,时间也不早了,还是早点回去陪你的爱人吧。太晚了估计她会担心你的。」吴越道。

  「这……吴越姐,我……」吕绍辉一阵无语,他没想到今晚完全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样,吴越也不像是普通的良家人妻那么好对付。不过就这么轻易地打发他走人,他当然是不甘心的。

  「好了好了,小吕,我不是答应你了吗?等方便时我会帮你泻次火的。来,快起来吧,别让你爱人等太久了产生别的想法。」吴越边说着边起身伸手拉住吕绍辉的胳膊把他从沙发上拽了起来。作为一个极品人妻面对这种类似的情况自然是很多了,所以对她来说处理起来相当的有经验,即使是在单位一直都对她虎视眈眈的老余处长都没有在她身上占到多少便宜,可见吴越处理这种事情其实还是相当有手段的。

  吕绍辉被吴越拽了起来,可是他还是没有马上要走的意思,他抱怨道:「吴越姐,就算真的一个月后你能让我爱人改变,可这一个月怎么办?让我当一个月的和尚吗?」

  「什么和尚?哦,呵呵呵,要不你想怎么样?这三年你都忍过来了,这短短的一个月就忍不住了?」吴越打趣道。

  「如果没有昨晚你帮我哪个……也许我还忍得住,可是自从昨晚你帮我做哪个以后,我觉得那种感觉比真正的做爱都刺激,体验过一次就很难再忘怀了。吴越姐,求求你再帮我一次吧?就最后的一次。行吗?」吕绍辉顺势抓住吴越柔软的玉手肯求道。

  吴越没想到吕绍辉会突然这样,赶忙扭头看了一眼书房方向,生怕自己的丈夫谭刚正好推门而出撞到此情此景,那她可就说不清楚了。见书房的门没有动静后这才放心的回头对吕绍辉道:「小吕,不是已经跟你解释地很清楚了吗?今晚这里不方便,要是被我老公看到就说不清了。等以后有合适的机会我会再帮你一次的。真的,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食言的。」

  吕绍辉知道她又会用这个理由来推辞,不过他没有急于回应吴越,而是马上开动脑筋想对策,搞计算机程序开发的大脑当然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只一眨眼间他脑中灵光一现有了主意,于是他追问道:「吴越姐,无非就是担心被谭大哥看到误会呗?如果找个他看不到的地方帮我哪个就应该没问题了吧?」

  「嗯,是啊,以后这种机会有很多的,小吕,你放心吧。我既然答应你就一定会再帮你一次的。」吴越不了解吕绍辉的心思,于是点头回答道。

  「择日不如撞日,撞日不如今日。吴越姐,就今天吧。我想到了一个不错的地方,谭大哥他就算走出书房肯定也是看不到的。」吕绍辉这次似乎下定决心不能再让吴越耍滑头推辞了,于是紧接着就回道。

  「啊?哪里?」吴越边问边在屋里四下扫视着,她实在想不出什么地方是吕绍辉所说的哪个理想之地。

  「你随我来。」吕绍辉拉着吴越就向门外走去。

  「等等,小吕,你……你,这么晚了你不会是想……这怎么行?耽误太多时间回来被我老公发现怎么解释啊?」吴越见吕绍辉竟然拉着她要出门,认定他是要带着自己去附近宾馆开房,她这一生可从来都没有单独跟男人开过房,即便真的在房间里只是帮他出出火,可这种事一旦被人发现根本就说不清啊,于是吴越紧张地拒绝道。

  「哎呀,吴越姐不是你想的那样,你随我来就是了。」吕绍辉回头刻意在脸上挤出令人安心的微笑。

  吴越连忙挣脱被吕绍辉拉着的柔荑,犹犹豫豫地迈动脚步跟在吕绍辉身后。现在的情况真的让她骑虎难下,可谁让自己刚刚表态那么坚决呢?真是悔不该昨晚自己好奇心太重,非要看一看吕绍辉那怪异的粗大阴茎,后来又听说他的遭遇同情他帮他手淫了几下。没想到自己的好意竟然让他如此痴迷,不过这怪谁呢?都怪自己昨晚感激他那么晚还来帮自己解围,报恩心泛滥,更要命的是昨晚帮他一次本来也没什么,可自己偏偏嘴欠又答应只要他肯好好教授大宝就再帮他一次,事后觉得不妥也晚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哇!

  就在吴越边心思百转的想着心事边跟在吕绍辉身后下楼,连房门都没有注意锁上,只是虚掩着。等她被吕绍辉从内心挣扎中唤醒时,已经来到了楼下门洞不远处吕绍辉的那辆二手越野车前。她立刻就明白了吕绍辉所说的泻火的理想之地。她当时就吃惊地愣在了原地。

  吕绍辉则并没再说什么,而是打开了后车门并用左手礼貌地挡住车门框,示意吴越坐进去。既然事已至此吴越也不再多纠缠,颔首俯身钻进了车箱里。
  「人家昨晚专门开车跑来搭救自己,今晚自己再帮帮他也是应该的。还好已经说好只此一次而已,看小吕的脾性也不像是那种无赖,以后应该不会再提无理要求了。」吴越坐在宽敞的后车座上心情忐忑地想着。

  吕绍辉也飞快的从另一侧开车门钻了进来,跟吴越并排坐在了后车座上……
  这晚是农历八月十六正是一年中最明亮的一晚,银色皎洁的月光透过厚重地钢化玻璃照了进来。后车座上一女子一头如瀑布般的长发垂落下来,眉如远山含黛,长长的眼睫毛下波光流转的大眼睛如寒潭碧波,小巧而挺拔笔直的鼻梁,粉妆玉琢,贝齿紧咬樱桃丹唇,在银色月光的照射下真若天仙一般。可是再一细看她真在做的动作恐怕就跟天仙所为差了十万八千里了。因为这位绝色女子正左手撑在一个年轻男人的大腿上,而右手则正在费力地上下撸动着一根通体赤红、犹如幼童手臂般粗壮的男人阴茎,哪根阳具茎身上一条条如蚯蚓般暴凸的青筋螺旋盘绕其上犹如盘龙环绕,龟头大小倒是一如常人但却艳红似欲滴血。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位绝色女子的撸动动作越来越慢。只见这位仙子般的女子眉头紧皱,银牙咬在红唇上的印记也越来越深了。

  「小吕,它怎么还不射啊?都帮你做这么半天了。都快累死我了。你平时做爱到底多久才射啊?」原来哪仙子般的女子正是吴越,此刻她已经不知道帮吕绍辉手淫了多久,只知道到上下套弄了不下千次,可是哪根通体红彤彤的怪异的肉棒却依然坚挺如故,丝毫看不出要射精的症状。她实在是有些手酸臂麻坚持不住了,于是开口嗔怪道。

  「吴越姐,不好意思啊,我根本就没跟我妻子做过几次,每次都是不等我射精她就直喊疼痛了,所以我根本就没在她阴道里射过精。平时用她的双腿夹着做的话要很久。因为感觉不如插在她的阴道刺激,所以很久也射不出来!」吕绍辉歉意的说道。

  「那怎么办?要是太久了万一被我老公发现就说不清了。」吴越边继续上下套弄着哪根异常粗大火烫的肉棒,边有些焦急地问道。

  「我刚才不是都跟你说过两次了吗?你像昨晚那样帮我口交一下,很快就会射的,可你就是不肯啊。」吕绍辉边享受着吴越柔软的玉手套弄自己的阳具所带来的快感,边有气无力地建议道。

  「你想得美,昨晚我只是第一次见这么怪的东西好奇而已,以后你想都别想。要是你再射不出来,大不了我就不给你做了。」吴越假装生气道。

  「好了,我的好姐姐,就当我什么也没说好吗?你这样搞得我不上不下的就撒手不管,会让我难受一晚上的。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吴越姐你可千万别把我搞成这样就撂挑子走人啊。」吕绍辉装出一副可怜可怜兮兮的样子哀求道。
  「呵呵呵,瞧你那副没出息样,只要你不瞎说我肯定会帮你做出来的。你以后还胡说不?」吴越瞪着一双俏目半真半假地质问道。

  「不胡说了,不胡说了。吴姐姐,赶紧吧,好不容易快要射了,再耽搁可又要从头再来了。」吕绍辉催促道。

  又过了几分钟吴越终于真的停了下来,用左手揉着右手有些酸痛的手腕,有些气恼地盯着哪根继续在她面前笔挺坚硬的通体赤红的怪异肉棒,它随着主人的呼吸抖动着似乎像是在耀武扬威,又似乎像是在嘲笑着吴越拿它没有办法。看着它那鲜红的龟头一抖一抖的,马眼儿还流出了一股亮晶晶的男性分泌物,吴越更觉的来气!

  「真想一口咬掉这个该死的龟头。」她越看哪个丑陋的龟头越不顺眼,暗自心想道。忽然她好像被她的这个想法启发到了什么,开始凝望着哪个血红的龟头深思了起来。

  吕绍辉正在奇怪怎么这么半天吴越都没有动作时,却传来吴越娇滴滴的声音:「小吕,你能发誓这事永远不对任何人说吗?」

  吕绍辉听出吴越口气的不同,似乎像是在等待着他的答复好做什么重要的决定似的,他看着吴越盯着自己龟头的目光,他即刻就明白了她的想法,于是连忙点头道:「我发誓不对任何人说,吴越姐,你也不想想这种事情我能对谁说?对我的妻子?根本就不可能嘛。」

  「好,你赶紧闭上眼睛,好好感受也好让你这根讨厌的东西早点射出来!」说完竟低头俯首在吕绍辉的胯间,伸出红红的小香舌舔在了吕绍辉哪根怪异阳具的血红的龟头上,龟头马眼儿流出的那一股浓稠的亮晶晶的男性分泌物被小香舌舔起,竟然连起一道亮晶晶的粘稠的丝线从血红的龟头一直连到了吴越诱人的红唇上,这情景看上去太过淫靡,以至于吕绍辉看得这种场景鸡巴竟又硬了几分,似有了要喷射的欲望。

  还不等吕绍辉再有所反应,吴越已经又一次俯首,这次她竟然张开樱桃檀口一口含住了吕绍辉的血红龟头。一股暖暖的无比舒畅的感觉从吕绍辉的龟头神经末梢传至他的大脑皮层。

  「啊~~太舒服了!真的像肏屄一样的啊!」吕绍辉舒爽的忘乎所以,竟然把昨晚看【淫民教师】色情视频时学到的粗语也不知不觉间喊了出来。

  「你讨厌,谁跟你肏屄了?以后不准说脏话,要不然我就不给你做了。」吴越吐出了他的龟头,娇媚地嗔怪道。

  「没跟我肏屄,没跟我肏屄,是我说错了。以后我再也不说脏话了。」吕绍辉虽说是在认错,可他说出的话却怎么听都不像是道歉,而更像是在性挑逗!
  「那你还说?看我怎么惩罚你。」吴越似乎并没有真生气,而又一口用贝齿咬住了吕绍辉的龟头。

  「啊!疼啊!我的好姐姐我知道错了,真的以后再也不胡说了!求求你了,快别咬我的鸡巴了!」吕绍辉虽然嘴上喊着疼,可是他享受的表情却出卖了他,他又挺动了一下臀部让自己的鸡巴又深入进了吴越的檀口中一寸。右手则趁吴越不注意已经在轻轻抚弄着她顺滑的秀发。

  谭刚此时正继续在书房里,为自己的妻子吴越是否已经被色魔刘志威盯上而煞费苦心地思索着,他做梦都不会想到:他正在担心的贞淑的妻子此时此刻正趴伏在另一个男人的胯下,正香腮含箫,帮这个男人卖力地做着口交!

  大宝心情愉悦,因为他再有几题就彻底完成今晚的所有作业了。不过如果他知道此时他最尊敬的师傅正把他粗大怪异的肉棒插入自己珍爱的妈妈的檀口中,一边轻抚着妈妈的秀发,一边享受着下身肉棒传来的快感低声呻吟时,估计他此时会气得吐血的……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