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梦想之都】(192)【作者:ray1628】
【梦想之都】(192)【作者:ray1628】
字数:10791
      ***    ***    ***    ***
           Chapter 192 太迟

  郭玄光看着女警,心里充满了胜利的快感道:「你给我睁大眼睛看着,不敢看是害怕吗?哈哈!想不挨鞭子吗?行啊,那就道歉,赶紧道歉,如果态度诚恳我可以考虑考虑的!」

  李晟赶紧又起哄:「对,道歉,道歉,快道歉……」

  女警当然不理郭玄光他们说什么,等到适应了鞭子以后她干脆低着头不再哀嚎,只是默默地承受着。

  郭玄光怕自己控制不住用力过猛打伤人,用的是皮条宽大的鞭子。看到女警的皮肤已是泛红,他就停下了手准备下一个项目。只见他走到刚才的锅炉那道:「李大哥,麻烦你们让一让,下面这玩意儿有些危险性,小心!」

  李晟二人不知道郭玄光要干什么,看到炉子那似乎还有热气冒起,赶紧退到三米开外静观。

  等李晟二人让开,郭玄光随即拿出一个特制的超长瓢子,握手也足有半米长。他把瓢子伸到炉里一勺,对着女警的后背就把瓢里的东西泼了出去。

  「啊——」女警一声尖锐的惨叫,痛得是一边扭动着身子一边用双腿在地上快速地蹬踏起来,还蹬了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

  女警感到白色的液体带给自己肌肤灼热的感觉,接触身体后还往下流淌,让那炽热感蔓延至四周的肌肤。不过那些液体的温度很快降低而凝固起来,形成薄薄的一层覆盖在女警身上,原来是白蜡。

  很快郭玄光的第二瓢又准备好了,不等女警有所反应,他就把蜡全数泼在女警胸口上。

  乳房还有乳头的敏感度可比后背强多了,只见女警整个人往后一缩,又嚷了起来:「啊——不、不……我、我……道歉……」

  李晟二人的眼睛瞪得比灯笼还大,对如此玩法应该是闻所未闻。

  其实这是郭玄光见过这房间的器材后其中一样想尝试的东西,今晚大好机会,他肯定不会放过。刚才炉子上的数字是蜡的温度,这些特制的合成蜡在室温下呈固态,一经加热就变成了液态。

  郭玄光开心地道:「好,不错,不过你的反应倒是太慢了,早道歉不就好了吗?」说完他又把瓢子放进了锅炉里。

  「不……不要……嗬嗬……我、我道歉……对不起……不要再来了……」
  这时女警已经有些泣不成声的样子,她看着郭玄光伸入炉里的瓢子,甚至比泼上身的蜡更觉恐怖。

  不过这次郭玄光没有继续泼蜡,而是举起鞭子道:「现在道歉,太迟了!」
  接着他把鞭子对准了女警身上的蜡抽了过去,只见大片大片的蜡在鞭子之下粉粹,然后从女警身上脱落下来。

  李晟二人大叫道:「好,这个游戏太好了,太过瘾了!」等到女警身上的蜡脱落了一大半,不等郭玄光开口,李晟已经抢过瓢子跃跃欲试了。

  郭玄光怕李晟不注意,换了一条更弱的鞭子吩咐道:「别往脸上去就行了,还有注意鞭子的力度,抽坏了就没得玩了!」

  「不要——不——对不起……对、对不起……」女警急得又再跺着地面,身体不断往后靠,可惜被头顶的绳子给拉住了。

  李晟狞笑着看着女战士,学着郭玄光的样子给了女战士前后两瓢蜡。不过他还不满足,撕开女警阴部的衣服,又往那来了一下。

  「啊——」女警被烫得连双腿也缩了起来,任由头顶的麻绳扯着手腕,可能此时她觉得手腕的痛还比较舒服一点。

  老实说,45度的温度对于这些特制的蜡来说对身体没有多大的伤害。那灼热的感觉也是很短的时间,随着温度下降那些蜡会马上凝固。不过一般人怎么会经历如此接触过这样子玩蜡,身上的痛感加上心理的恐惧让她完全慌了神。
  李晟用鞭子扫着女警的大腿道:「来,腿张开,我帮你清理一下嘛。」
  「不……不要这样……饶了……饶了我吧……」女警这时已不是道歉的口吻,她现在就在可怜兮兮地求饶了。

  李晟当然不管,让李三分开女警双腿,往她的阴部直接挥鞭。

  「不——坏了、要坏了……不——」房间充斥着女子竭嘶底里的声音,到得后来,连声音也变得沙哑了。

  等到李晟发泄完,女警好像连眼泪都已经流干了。身体各处还或多或少地粘着蜡,没有蜡的地方皮肤也是红红的,不知是被烫的还是被鞭子抽的。她的双腿还一直颤抖着,低着头不时发出两声低泣声。

  不过郭玄光还没尽兴,他调低了炉的温度道:「孬种,让你道歉而已,竟然求饶了。这么当未来特警怎么行,要好好惩罚一下才行。既然你是舌头不听话乱求饶,那现在就把你的舌头伸出来吧!」

  女警不知道郭玄光要干什么,只是摇着头,双眼满是哀求的神色。一旁的李晟可不客气,用手掐着女警的嘴巴道:「快伸出来,要不然我把蜡直接灌进你的阴户里!」女警简直无法想象如果蜡进入阴道的情况,吓得颤抖着慢慢伸出了舌头。

  郭玄光拿出一个小汤匙道:「别动哦,我没命令不许缩回去知道吗!」
  接着他举着盛满蜡的汤匙,慢慢地移动到女警头部上方。

  女警看着那汤匙,头不敢摇晃,舌头不敢缩,只有那牙关一直在哆嗦,最后剧烈地颤动起来。

  「呃——」看着蜡落在舌头上,女警又再哀鸣起来。蜡混合着口水缓缓而下,温度降低以后居然在舌尖那里往下形成了一条蜡柱。

  与此同时,女警的双腿再次强烈颤抖起来,尿液随即「哗哗」地从两腿之间洒落到地面。就在失禁的那一刻,她好像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解脱,什么屈辱和怨气都似乎被尿液一洗而尽。

  李晟看得兴高采烈的,大叫着:「好,精彩,小郭可真有你的!这玩意儿真的是过瘾啊,我们未来特警的这身蜡像造型确实不错,不错,哈哈哈!」他意犹未尽地抚摸着女战士的脸道,「这真是个极品啊,今晚太开心了。来,我们认识认识,以后有机会再玩玩!」

  原本好像已精疲力尽的女警此时突然又挣扎起来,她拼命摇着头,死活不让李晟的手接触到自己的面具。

  「怎么?难道还是个丑八怪?」李晟有些不解,手依然尝试着想把女警的面具拿掉。

  郭玄光解围道:「你有所不知,我们规定不可以脱下面具的!一旦你被投诉,会被禁止进入俱乐部的!」

  李晟有些无趣地道:「是吗?怎么那么多规矩啊?算啦算啦,不看就不看,什么国色天香我没看过啊!」

  正当其他几人都觉得事情就这么了了的时候,李晟突然又再伸手去摘女警的面具。一身疲惫的女警以为李晟已经罢手,完全没有防备。

  当李晟拿掉了女战士的面罩的时候,他不禁愣了几秒,然后失声笑道:「哈哈哈,哎呀,我还说让人去接你,你怎么就自个儿跑上来了,哈哈哈!这次是不打不相识,虽然被你抽了一顿,不过你也让我爽了一把,当作打和了,哈哈,哈哈哈!」一旁的李三也是一样的表情,和李晟一起大笑起来。

  一旁的郭玄光完全只能用震惊来形容,他怎么也想不到眼前的居然是司徒帼英。他原以为这只是刚才那在俱乐部里打工的疯婆子,完全没想过这白衣女警是自己认识的人。

  紧接着郭玄光脑袋里现出一连串的问号:「为什么司徒帼英和李晟有这样的关系?为什么司徒帼英会被李晟这无赖摆布?为什么司徒帼英刚才要袭击我还有李晟两人?」郭玄光无法解释,也不知道怎么去梳理这些混乱的关系,他只觉得脑袋里乱哄哄地一片混乱。

  李晟今晚可是玩得够尽兴的,揭晓了女警的面目后就大笑着扔下司徒帼英不管然后与李三扬长而去。

  郭玄光不想多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对司徒帼英说了声「我带你走」。然后默默地把司徒帼英放了下来,找到一件大衣帮她披上,领着她悄悄地离开了俱乐部。

  司徒帼英也一直没有说话,甚至没有看郭玄光一眼,只是在他的搀扶下蹒跚而走。随后两人上了出租车,往司徒帼英的住处而去。

  路上两人只是把头对着各自那边的窗户,司徒帼英看着窗外的景色有些模糊地略过,时间好像倒退回接到李晟的邀请电话那一刻。

  其实当司徒帼英接到电话后起初是不想赴约的,因为那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不过她不甘心一直那么被动,考虑过后还是觉得赴约比较好。如果李晟真的把视频图片等曝光,司徒帼英以后在梁山市的日子就更难熬了。而且她咽不下心里的那口气,始终想找个机会像弄陈大一般把李晟解决了。

  后来李晟通知了司徒帼英地点和时间,她决定提早赴约,先打探打探一下环境。于是司徒帼英几乎和郭玄光同一时间来到魅力之夜,观察了一下之后换上了蒙面衣服,借口说忘带电子卡了然后从正门而入。

  进入俱乐部以后司徒帼英也只是乱摸,她也没有什么开锁工具,什么房间也进不去。结果误打误撞之下司徒帼英碰到了郭玄光,心里燃起复仇火焰的她顺势就发泄了一回。

  当郭玄光逃离房间后,司徒帼英决定变装然后故技重施,她准备就像对待郭玄光那样好好地招呼一下李晟二人解解气。至于视频那些的司徒帼英也不管了,反正到时候就当作自己失约而已。

  于是司徒帼英假装说自己要迟到,然后扮作员工摸进了李晟的房间。但是她没想到锁着房门郭玄光也能进来,而且她当时也太过兴奋,以至于完全忽略了身后的情况。而郭玄光也是歪打正着,于是就等于帮了李晟一个大忙。

            ======================
  自从那一夜在魅力之夜疯狂之后一晃又过了两周,郭玄光没有再联系司徒帼英,也不敢再联系她。一来郭玄光觉得再找司徒帼英好像很尴尬的样子,二来他要集中精神在上学期把学分攒够,下学期找份工作累积一下工作经验再念研究生,他不想再花时间理其它的闲事。

  学习归学习,体育锻炼郭玄光还是没有忘记的。虽然郭晓成不是天天有空陪他,但是他依然能坚持一有空就到高尔夫练习场打上一会儿。

  这天又迎来了周末,郭玄光干脆就不回家吃饭,下课以后就在球场待着。
  反正他买的是没有限时间的票,于是打打停停边练边研究动作。到了晚上7点,他就在球场的餐厅用饭。

  可能是星期五,又可能是今天特别人多,原本就不大的球场餐厅居然几乎满座。郭玄光兜了两圈,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张空桌子。不过他刚坐下喝了两口水,竟然来了个想同桌的人。

  来者约莫有175的身高,披着一头长发,精致的五官略显成熟,还隐隐透着一股阳刚之气;身上穿着一条紫色的休闲连衣裙,裙摆之下是黑丝相伴的一双大长腿,紫色的高跟鞋和长腿自然地连在一起,散发出一股无可抗拒的性感。
  「你好,不好意思啊,今天实在太多人了,你不介意吧?」女子似乎很有自信,不等郭玄光回答已经坐了下来。

  有美人如此主动,年轻男子是很难拒绝的。郭玄光赶紧道:「没事,坐吧,我也是一个人而已!」而且郭玄光不是第一次遇见这女子了,他大概记得可能早在三四个月之前已经在球场见过她。

  先不说这女子的相貌,光是球技已经让郭玄光印象深刻。他记得有时候两人会在相邻的位置打球,对方对那小小白球的控制可是收放自如,自己是万万及不上的。

  再加上这女子还有天使般的脸孔和一身健美的身形,就那个鹰钩鼻子仿佛能勾住男人们的目光,郭玄光当然不会对这么一个人没印象。不过经过招倩倩的事后郭玄光可不敢多想了,因为这女子与招倩倩一样,无论是打扮还有球具等都是光彩夺目,哪有他什么奢想的空间。

  因此当这女子坐下以后,郭玄光也没有多看人家几眼,只是自己吃自己的。等到郭玄光吃完了,紫衣女子突然问道:「你是不是在等人来拿资料的?」
  虽然这时候餐厅里人多声音也大,但是两人相距不远,郭玄光确信自己没有听错的。不过他装作有些不确定地抬头道:「什么?你刚才说什么?」

  紫衣女子用很确定的表情道:「我刚才问你是不是在等人来拿一些资料,之前有人让你在这等的!」

  郭玄光这回是听得清清楚楚的,不过他有些不敢相信这毫不相干的女的会问出这样的话。他的第一反应当然是没有,他只不过是来打球的,不可能要等什么人。

  「没有?没有在等人?我知道你姓郭,也是联大的学生。虽然联大学生在这打球的有不少,不过像你这样经常在这个时间来的而且姓郭的就应该只有你吧?」
  郭玄光开始有些紧张,心里想着:「这到底是什么人?天啊,难道是和招倩倩有关?不!她的事不是结束了吗?就不能让我安静地打打球吗?不过不对呀,招倩倩和等人拿资料没关系的,这女的究竟是谁?」

  「你不认识我的,说了我的名字你也不知道,不过告诉你我姓徐就好了!」
  郭玄光现在才不管这紫衣女子是谁,他横了一下心,决定不再纠缠下去。
  「不好意思,我看你是认错人了,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看着郭玄光远去的背影,徐小姐只是轻松地笑了笑,好像刚刚和郭玄光交谈得十分愉快的样子,然后继续在座位慢慢地品尝着水果沙拉。

  如此又过了一周,郭玄光有些害怕再次碰见那徐小姐,干脆连续几天没有打球。到了周四,郭玄光带着忐忑的心情再次踏上球场。

  就在郭玄光打了十来球以后,徐小姐就不期而至。一身运动装的她来到郭玄光的身前,也没有说话,只是自己打着球。

  这一下弄得郭玄光心神不宁,连续几球也没打好,干脆坐了下来休息一会儿。徐小姐好像抓紧机会似的马上道:「郭同学你好,我今天忘带7号杆了,能借你的给我用用吗?」

  郭玄光不知为何这女子会盯着自己不放,但是又不好意思拒绝,只好道:「借杆没问题,不过我的是男子杆啊,你用恐怕不合适吧!」

  徐小姐一笑道:「嘻嘻,我用男生的杆也没什么问题啊,难道你怕我会打坏你的杆吗?既然你没问题,那我就不客气啦,谢谢你啦!」

  郭玄光无语,只好看着女子自行从自己的球包里抽出了7号杆。撇开其它事不说,这徐小姐的球技确实厉害。郭玄光看见她的挥杆十分稳定,每次击球的落点都在那120米的旗子附近,不禁心里暗暗赞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