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今年夏日开始紧绷的臀】(06)作者:feitutu2046
【今年夏日开始紧绷的臀】(06)作者:feitutu2046
字数:5004


               第六章腐蚀

  车子开到了一座傍山公寓里,这里距离晓琪工作和居住的市中心区非常远,有三四十公里。市中心繁华、热闹,但是肮脏污秽,是圈钱肉交易的中心,而远离市中心的郊区却是别有一番风味,整个别墅掩映在高大的树林当中,如果不穿过树林,是很难发现这里还伫立着一座富丽堂皇的别墅的,别墅依山而建,山是一座绿油油的青葱小邱,高度只有几十米,而此山之外,则被一座座海拔很高的大山环绕,别墅前树林外有一个矿坑,应该是当地人挖石料之后形成的,青石不易渗水,山岩上石缝中渗出的山泉汇集成一个大池,池水清澈见底,池底被人用人工凿刻的石板铺成,既有天然之气,又有巧夺天工的匠心独具,真是休养生息的一个好去处。

  方圆几里之内,再无人家,这里幽静,安详,又隐秘,若是在这里偷情寻爱,男欢女色,真是绝无仅有。

  山风袭来,吹的晓琪有些醉了,如果不是今晚发生的事情,恐怕自己一辈子都来不了这样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暴雨已经锐减,只剩下朦胧小雨还在打湿着主人家的芭蕉树叶,听起来叮咚作响,玲珑透彻到了人的心里。

  车子停到了朱漆大门旁边的空地上,地上石板铺路,晓琪光着脚丫踩上去,凉凉的,好舒服。

  丽姐此刻依旧沉睡,涎水鼻涕流了一脸,好不丰盛。

  天力将赤身裸体的丽姐抱在怀里,小心翼翼的抱下车,天力给了晓琪一把钥匙,对准大门一按,大门自动向两边退去。

  晓琪裸着足,丽姐裸着胸,三个欲望男女一同走进了这座神秘的别墅。
  进入别墅晓琪才发现这里面真的是别有洞天,屋子内各色摆设古朴典雅,而又不乏现代气息,屋顶一个硕大的琉璃吊灯,照的屋子内宛如白昼。

  地板是实木的,走上去温和而又舒适,屋子里很大,光大厅里就要有五十个平方,通过一座楼梯,天力抱着丽姐来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里,这个房间倒是不大,只有一个高档的大床和一个精巧的梳妆台,像是没有出阁的姑娘的闺房。
  天力的额头上已经沁出了一层细汗,晓琪帮着天力将丽姐卸下,又用毛巾帮着把丽姐的脸上和身上擦了一遍,晓琪擦的很认真,天力的眼神中传来了几分赞许。

  擦完之后,要退出房间的时候,晓琪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墙上有几幅巨大的照片,正中的是一副婚纱照,但令晓琪吃惊的是,婚纱照里的人不是丽姐跟老板,却是丽姐跟自己的亲生儿子——郑天力,照片里丽姐阳光明媚,天力帅气成熟,一点也看不出是母子,活脱脱一对帅男靓女,而这幅结婚照旁边的照片更让晓琪咋舌,居然是丽姐的几幅捆绑照,照片中丽姐浑身赤身裸体,身上被绳子捆扎着,但捆扎的手法很独特,也很有艺术性,其中一副绳子正好从丽姐的两瓣阴唇穿过,弄得阴部像两瓣张开的花瓣,非常美丽,一种另类的美,还有一副绳子在丽姐的胸前盘绕,紧缚的绳子将丽姐的两个双乳紧压的异常挺拔,让人看了就不禁要上去抚摸一下。

  这些大胆而露骨的照片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在模仿日本情色名片《花与蛇》,是啊,丽姐此时此刻多么像是一朵美丽的大丽花,而丽姐的身体就像是一条扭曲缠绕的蛇。

  天力看到丽儿在盯着墙上的照片看,微微一笑,然后对着丽儿说:

  「我照的,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为你拍一套。」天力半认真半戏谑地说。
  「不不,我可拍不了这样的,光是看看就不好意思了」晓琪自觉失态,脸上有些绯红。

  天力笑了笑,没说什么。

  「我下楼喝杯水,一会送你回家,你愿意的话可以在附近转转,不过太晚了,我建议你今晚就在这里住下。」

  说实话,晓琪刚才还是非常坚持要回家,但此情此景,自己如何也割舍不下这个风光秀丽又神秘莫测的地方,晓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望着自己依旧赤着的双脚。

  天力这时候才注意到晓琪没有穿鞋子,感觉非常过意不去,于是给晓琪拿了一双松糕的凉拖,黑色的鞋带衬托的晓琪的双脚越发的白嫩秀美。天力感觉有一股热流在身上回荡,好想把晓琪留下,于是他下楼去给晓琪端了一杯酒精饮料,杯子十分的精致,晓琪从来不喝酒,但是看着天力的样子,又看到那杯酒的颜色那么的好看,于是便决定接下来尝一尝,杯酒下肚,感觉味道还不错,于是端着酒吧在房子里面环顾了起来。

  家具,摆设,饰物,装修全都是高端路线,每个房间里都有一个主题,丽姐的房间里很显然就是性爱主题,圆圆的大床,红色的灯光,粉红色的窗帘,还有许多做爱辅助器具,不管男女,一进去就会理性尽失,精虫上脑。

  院子高墙耸立,安保很是森严,整个屋子都被一层钢化玻璃围绕,子弹都打不透,虽然屋内的面积很大,但院子并不是很开阔,还种着几株大叶植物,很有苏州园林的味道。

  郑天力脱了上衣,露出了一身的肌肉,安静的坐在沙发上品尝着杯中的美酒。
  晓琪不好意思跟天力坐在一起,于是出来在院里院外逛着。

  大门外是一个镂空砖铺成的一个小广场,一来方便停车,而来可以运动一下,场地上立着两根钢柱,钢珠的中间是一架秋千椅。秋千椅正对着的是那个天然游泳池。

  晓琪来到池边,用脚试了试池子里的水,好清凉,晓琪小时候是游泳能手,看到这池水的清澈,这环境的幽静,不禁希望下水游戏一番,可惜没有泳衣,在说,自己一会就要走了,可能以后都没有机会再来了。心里不禁有些伤感,伤感自己为什么没有生到这样的富贵人家。

  「想下水游一吗?」天力突然出现在背后,让晓琪吓了一大跳。

  「不、不,我该走了,家里人不知道我出来,一会天亮看不见我该着急了。」晓琪其实真想赖在这不走。

  「恐怕你今天走不了了」天力举了举手中的酒杯,示意自己喝酒了,不适合再开车。

  「你可以告诉你家人是老板打电话给你让你临时替个班,这样就说得过去了」天力在帮晓琪找开脱的理由。

  晓琪也知道这样的理由,很牵强,可能根本无法跳过催命婆婆的追问,但目前来看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好吧,我可以在沙发上睡一会,到明天再走」晓琪诺诺的说。

  听到晓琪不走了,天力感到一丝莫名的高兴,他已经被眼前这个姑娘吸引住了。完全不在乎她已经是一个有夫之妇。

  「你想游泳吗」

  「好啊,可以吗?」没有了回家的束缚,晓琪变得活泼了起来,其实晓琪本来就是个活泼的人,只是被那个沉闷的家庭给压抑的太过严重了。

  「我去给你拿泳衣」天力的兴致也很高,仿佛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玩伴。
  「不用,我穿这身下水就可以,反正已经湿了」,天力这时候才注意到晓琪身上湿漉漉的衣服,也注意到了那半透明的衣料下的美丽酮体。不禁心里咯噔一下,天力今年不过十八岁,可是约过的姑娘已经不少,可是比起那些在天力面前精雕细饰的人造美女来说,晓琪这朵天然的花朵居然拥有一种不可阻挡的魅力。
  「那怎么行,穿这身时间长了会生病的,我去给你拿泳衣和干净衣服。丽姐的衣服多得很。」

  「丽姐?你说你妈吗?」晓琪听见天力管自己的母亲叫丽姐有一点好笑。
  「对啊,丽姐不许我叫她妈,说会变老的。丽姐只准做爱的时候让我管她叫妈。」

  「做爱,你们俩真的……」晓琪做出了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但其实在自己出嫁前的农村里,儿子找不上媳妇,跟年轻漂亮的妈妈乱搞的例子举不胜举。
  「当然,丽姐最疼我了,什么都要教我,怕我在别的女人面前吃亏」天力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当然,丽姐就你这一个儿子」晓琪咽了一口吐液。

  「不说了,我去给你拿泳衣。」

  晓琪自己一个人在池水边溜达着,不时用脚勾一下池子里的水。脚一沾水,晓琪的玉足更加晶莹剔透。

  不一会天力拿着一件泳衣和一件睡袍跑了出来,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晓琪看到,天力也换上了泳裤,整个身体散发着男性荷尔蒙的味道。

  晓琪是在水边上长大的,从小就穿着最原始的紧身泳裤长大,所以并不像其他女孩一样一提到泳衣就扭扭捏捏,不知所措,好像要在大众面前被强奸一样,晓琪家乡的女子身材大都很好,白皙鲜嫩,鲜有赘肉,都是近水游泳的缘故。
  晓琪接过泳衣,发现并不是自己平时最常见的四角泳衣,而是一件比基尼,小的可怜,晓琪此时此刻也仿佛体会到了天力对自己的渴望,她拿着泳衣犹豫了一下,抬头一看原来天力还在望着自己,赶忙把眼神收回,晓琪一咬下嘴唇,狠了狠心,回到公寓中在卫生间里将泳衣穿在了身上,自己湿漉漉的衣服则放在了门前的一棵树上,期望天亮之前,凉风可以将它吹干。

  穿上比基尼的晓琪突然感觉自己不再是自己,或者说自己真正成为了自己,她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一种想突破现实的藩篱,成为一个崭新的自己的冲动。这是一种蜕变,动物在生活环境发生变更后的蜕变,也是一种腐蚀,一种周围环境对原来的自己的腐蚀,蜕变和腐蚀到底那一个是贬义,哪一个是褒义,古往今来没有一个人能说的明白,其实这时候晓琪根本不想搞明白,只是想在暂时脱离那个苦命之家的片刻之余,好好的释放一下自己。

  天力已经下水,晓琪将松糕鞋褪下自己的双足,小心的摆放在水边的石台上,然后顺着水边的石阶一级一级的往水下走着,到第六级台阶的时候,晓琪已经漂浮在了水中,晓琪用力一蹬,自己的身体便游离了水岸,往水中央驶去。

  晓琪的游泳技巧要比天力好得多,可以灵活变换不同的方式在水里游来游去,最让天力动心的还是晓琪模仿花式游泳比赛中将整个身子倒插在水中,仅留下双足留在水面之上,脚尖绷紧,然后向螺旋一样的再突然从水中旋出,这是晓琪最喜欢的一招,也是最难的一招,小时候大家看了中央五的游泳表演之后,便纷纷下水去尝试电视中的招式,但只有晓琪成功了,有的小朋友甚至因此而呛了水。
  晓琪在水中游弋着,划过晓琪身边的仿佛不再是清澈温馨的水流,而是那逝去的时光,这些年的时光一幕幕的在晓琪的脑海中划过,初中毕业,辍学,来到社会上,受尽白眼,恋爱,做爱,然后结婚,婆媳不和,受气,受气,受气,每次受完气,晓琪都想找个地方发泄一下,可是在城市里这种撒泡尿都要花钱的地方,又有哪里是避风港呢,晓琪不想走了,她想这夜永远持续,她便永远呆在此时此刻,永远都过这种惬意的人生。

  不知不觉中,晓琪眼前变得朦胧了起来,仿佛是泪,又仿佛是从时光里溅出的水花,晓琪眼神迷离了。

  迷离中她感觉有一股力量hold住了自己,那股力量让自己感觉到温暖,温馨,有安全感,仿佛不用再害怕外界加在自己身上的一切。

  她睁眼一看,原来此时此刻,郑天力正停在自己背后,不声不响的将自己搂在了怀里。

  在郑天力出生后的十八年里,他把过无数的妹子,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有感觉,他感觉到了一种强大的母性力量,一种与丽姐的母性截然不同却又近似的母性,郑天力说不出这是一种什么感觉,但是他唯一肯定的是,这种母性无法抗拒,让他不由自主的来到晓琪身边。

  水浸湿了晓琪的发梢,此刻她不知道该挣脱天力的怀抱,还是尽情的享受,她没有动,只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动,矛盾的心理让她希望时间就此静止,她以前一直以为自己的生活会永远浑浑噩噩的下去,直到自己受不了,了此一生,难道今晚是转折吗?那将要转向何方呢?

  天力的身体越靠越近,越来越紧,晓琪明显感觉到了天力粗重的呼吸,当然也感受到了水底那早已戳着自己水蛇腰的突起巨茎,如果在平时,晓琪肯定走就会逃走了,但此时此刻,命运的力量让她无法挣脱。

  她感到水底的那条东西,不在是在泳裤里躲着,而是借着月色的掩护,光明正大的解脱到了晓琪的身后,用一只手在解着晓琪右股间的内裤绑绳,不消费力,绑绳一拉即开,自己的泳裤随即飘了上来,阴部暴露在水中的感觉实在是太惬意了,那凉凉的清水正倒灌进自己的身体中,融入自己的血液,晓琪不觉的呻吟起来。

  晓琪的腰部被两只大手抓住,很自然的,很自然的,很自然的,天力的阴茎,天力的生殖器,天力的大鸡吧,天力的玉柱插进了,挺进了,杵进了自己的身体,从来没有人这么放恣的进入自己的身体,从来没人这么明目张胆的进入自己,晓琪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不知道反抗了。

  晓琪的反应让天力心中一阵狂喜,他放恣的将身体一下一下的攻击晓琪的嫩穴,进入了,出来了,再进去,再出来,池水让晓琪的女逼根本没有抵抗,一点摩擦力都没有,紧缚的小穴包裹着肉棒,被撑开的爽,被包裹的也爽。

  呻吟,狼笑,怒吼,欢叫,淫水同汗水混合,品尝和释放同在。你是风流寻欢大公子,我是破戒首淫小儒妇。你操的爽亲的上,我夹得紧叫的浪。今夜你情我愿,谁管明天各自分道扬镳各回巢。

  从水里到岸上,从屋里到屋外,从床下到床上,不用套不用药,这一夜翻滚无言,汗水湿透了锦衾罗棉。惊醒了房中丽姐笑自己儿子好无言。小小的女店员,玩一夜又能值几个钱,大家说呢,这两人草的好不好?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